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34章 看不透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4:53

“你不是很厲害嗎,你還沒有弄清楚她是什麼?”愛西惱怒的說。“不,我看不穿她的本體。”葉皓軒搖頭道:“這是一個半強者啊,我的境界跟她比起來還差瞭一點。”“混蛋,你騙我,你不是說你能打得過她嗎?”愛西更怒。“能打過她是一回事,但境界上的差距是改變不瞭的。”葉皓軒道:“而且我感覺得到,她身上有人的氣息,所以不能完全說她是怪物,但她到底是個什麼不人不鬼的玩意,現在我還沒有弄清楚。”“她本來是人,但是她被暗夜之主的分身控制。”愛西捋瞭一下頭發道:“別問我什麼是暗夜之主,我跟你解釋不清楚,總之那是我們西方一種介於正義與黑暗之間的物種。”“哦,原來是這樣啊。”葉皓軒恍然大悟:“你說的暗夜之主,應該是來自黑暗深淵的超強生物,它近似於神,對嗎?”“對,可以這樣解釋。”愛西 想瞭想道:“所以你知道她的來歷瞭吧。”“明白瞭。”葉皓軒點頭道:“愛爾蘭傢族之所以這麼盛久不衰,甚至在地下世界都能混的這麼好,完全是因為這個暗夜之主的原因嗎?”“可以這麼說,是的。”愛西道:“否則的話他們愛爾蘭傢族憑什麼做到這一步?他們完全是靠暗夜之主。”“我需要知道,那個暗夜之主是一個什麼玩意?”葉皓軒道:“惡魔?神?”“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愛西的頭搖的像是拔浪鼓似的。“哦,她追過來瞭。”通過後視鏡葉皓軒看到瞭車後面有一股濃黑的黑氣追瞭過來,這股黑氣幻化成一隻惡魔的表情來,卷起一陣狂風,對著兩人追瞭過來。“啊,快逃,快逃啊,太可怕瞭,這真的太可怕瞭。”愛西尖叫瞭起來:“快啊。”“車速就這麼快,我想快也快不瞭啊。”葉皓軒一手扶著方向盤,他悠然的為自己點瞭一根煙,然後愜意的吐出瞭一個煙圈。“而且我覺得,你一定知道暗夜之主是一個什麼玩意,你可能是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瞭,不如趁著這個時間好好的想想吧。”“葉皓軒,你這個混蛋,法克。”愛西忍不住罵人瞭,她隻是想為自己保留一點活命的信息罷瞭,因為她不相信葉皓軒,如果她把該說的話都說瞭,那葉皓軒如果殺她的時候,她沒有一點底牌瞭。但是她的這點小心思被葉皓軒給看穿瞭,所以就有剛才的那一幕,這讓她感覺到十分的蛋疼,她抓過瞭葉皓軒叼在嘴裡的煙,狠狠的吸瞭一口。“暗夜之主,是西方深淵世界的一種生物,它是惡魔,但它又不同於一般的惡魔,你可以理解為它是你們東方傳說中擁有瞭靈性的妖。”“所以它能到這個世界上來,而且經過不斷的吞噬一切力量壯大自己,它的分身很多,愛爾蘭傢族重要人身上都有它的分身。”“它來自於西方深淵世界,你可以把它認定為惡魔,這樣你懂瞭吧?”“懂瞭。”葉皓軒點頭道:“早這麼說嘛。”一腳踩住剎車,愛西猝不及防之下身體猛的向前沖去,好在她有系安全帶的習慣,但盡管是那樣,她的腦袋還是磕在瞭車前,她手裡的煙頭也散落她一身。剎車瞭之後,葉皓軒軒身走瞭出去。身後風聲呼嘯而過,那團黑氣幻化成的惡魔向葉皓軒張開大口,似乎要把葉皓軒給吞進去。“這種低等的黑暗生物,也敢到我們華夏來放肆?”葉皓軒笑瞭,他突然一提氣,大口一張,一團金色的火焰從他口中噴出。這團黑氣遇到葉皓軒的口中的真火,立時發出一聲似嬰兒啼哭一般的吼叫聲,它迅速的後撤,但是哪裡還來得及?這些火遇到瞭黑氣,就好像是遇到瞭汽油一般,轟的一聲,熊熊烈火燃燒瞭起來。遠在客廳裡的西蒙慘叫瞭一聲,她泛著藍芒的雙眼突然迸出兩道鮮血來,她捂著自己的雙眼,在地上疼的直打滾。“葉皓軒,我跟你沒完,我詛咒你。”西蒙嘶聲慘叫瞭起來。“你,你到底是什麼?”剛剛彈滅瞭身上煙頭的愛西一抬頭,正看到那團黑氣最後一絲生命燃盡,眼前的一切又恢復瞭正常,那團黑氣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你也知道,我是醫聖啊。”葉皓軒笑呵呵的說:“你也可以把我當做正義的化身,呵呵呵,是不是感覺到我很厲害。”“你什麼時候幫我殺瞭西蒙?”愛西哀求道:“我躲得過這一次,我絕對躲不過下一次的,我瞭解她的為人,她一定不會放過我的。”“放心吧,我說過幫你解決問題,那就一定不會食言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而且我幫你殺的不僅僅隻有西蒙,我要讓整個愛爾蘭傢族都掌控在我手中。”“那暗夜之主呢,它怎麼辦?”愛西心驚膽戰的說:“我偶爾一次聽到西蒙在和它交流,得知這隻暗夜之主已經可以脫離深淵瞭,它將會到這個世界上來。”“是這樣的嗎?”葉皓軒微微一愣,他笑道:“就算是來瞭也無妨,什麼暗夜之主?對我來說,它不過是奴仆罷瞭。”“奴,奴仆?”愛西有些驚異不定的看著葉皓軒,她這才發現,她對這個男人的瞭解真的是太少瞭。“沒錯,奴仆。”葉皓軒笑瞭。“這就是西蒙的真正面目嗎?”葉皓軒給蕭海媚講瞭這一切之後,蕭海媚愣瞭半天。“沒錯,這就是她的真實面止,她身上有來自西方深淵世界的惡魔。”葉皓軒道。“什麼是深淵世界?”蕭海媚好奇的問道。“你可以理解為西方的冥界,或者說是陰間。”葉皓軒道:“西方的體系與我們東方的有差別,但大都是大同小異的,差別不大,隻不過裡面的怪物不一樣罷瞭。”“好吧,好吧,這個世界太瘋狂瞭。”蕭海媚搖搖頭道:“如果早在幾年前,我聽到這樣的事情,一定會被嚇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