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36章 信號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5:09

“你妹上次遇襲是我救的,還有你姐姐的兒子,都是我治好的。”葉皓軒道:“我這麼做無非是想向你釋放一個善意的信號罷瞭。”“哦,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馮子奇有些詫異的看著葉皓軒,然後他笑瞭:“那我多謝你瞭,隨後診金奉上,你是醫生,治病救人,我是病人的傢屬,你治好瞭他們的病之後我給你診金,這沒毛病。”“確實沒毛病。”葉皓軒搖搖頭道:“但你要知道,我的診金可是很貴的。”“隨你開口。”馮子奇笑呵呵的說:“我馮傢傢大業大,不會在意你這點診金的,你要多少診金?一千萬?兩千萬?一億?”“一百億。”葉皓軒喝瞭一口水,他平靜的說。“一百億?”馮子奇怒瞭:“你為什麼不去搶?”“我是醫聖。”葉皓軒笑呵呵的說:“一百億是看在大傢都是華夏人的份上才開出來的,你知道嗎,一些小國傢的總統,哪怕是舉盡傾國之力,想讓我去出一趟診,我都不去。”“呵呵。”馮子奇冷笑道:“葉皓軒,我現在才發現,你是一個自負的傢夥啊。”“我一點也不自負,真的。”葉皓軒搖搖頭道:“我的意思是我們雙方可以合作,你地盤向外擴展,我不管,但在京城這塊地上,我的產業,你不能動。”“我向你表達瞭善意,可惜你不答應,既然你不答應,那我隻好收我的診金瞭,這個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不是嗎?”“我為什麼要和你合作?”馮子奇笑瞭:“你既然知道真武世傢,那我想你一定知道這個世界上的神秘勢力到底有多可怕。”“我背後有這麼大的一傢勢力,我為什麼還要和你合作?”馮子奇盯著葉皓軒道:“你這樣,反而讓我覺得,你怕瞭,我會加快腳步,把你拍死在沙灘上。”“無知的人啊。”葉皓軒笑瞭,他站起來道:“既然這樣,那我們之間就沒有什麼可說的瞭,我的診金一百億。”“你的診金不值這個價。”馮子奇搖搖頭道:“我也不會給你的。”“是嗎?你妹妹的命,還有你外甥的健康,都不值嗎?”葉皓軒笑瞭。“他們的命和健康是無價的,但你出手,還不足以讓我拿出一百億來。”馮子奇冷笑道。“你很疼你妹妹。”葉皓軒淡淡的說:“我和她打過幾次交道,我也很喜歡這個小姑娘,她的命既然是我救的,那我就隨時會收回。”“至於你外甥,我既然能治好他,那就能讓他在回來以前的狀態,馮子奇,我知道你背後的真武世傢給瞭你很多東西,包括一百五十歲的壽元,以及很多資源,這是你的底氣。”“但是現在這個時代,不是真武世傢生活的那個遠古時代,現在的地球靈氣匱乏,他們為你洗髓伐骨的時候,會帶走你一方面的能力,比如說,生育能力。”葉皓軒笑道。“你說什麼?”馮子奇的神色大變。“我想這些事情,他們不會隱瞞你的吧。”葉皓軒道:“你太想出人頭地瞭,你太渴望權勢瞭,你也太想讓自己的壽命達到一百五十歲瞭,所以你等不及自己生下孩子以後在讓他們為你洗髓伐骨,也就是說,你註定無後。”“所以你隻能把你的希望寄托到你外甥身上,可惜的是他自閉癥,不能擔你的大任,我既然能給予他健康,那我也能剝奪他的一切。”葉皓軒道:“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你不識抬舉。”“你敢。”馮子奇大怒,他站起來喝道:“葉皓軒,你動一下他們試試。”“我不用動他們。”葉皓軒搖搖頭道:“你以為真武世傢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呵呵,真逗,我想收回我的東西,幾乎是在瞬間。”葉皓軒右手一伸,指向右前方,然後他收回手,一口喝幹瞭自己跟前杯子裡的茶水,他微微一笑道:“暫時給你一點懲罰,讓你知道欠我的錢不還是怎麼樣的一種懲罰。”遠在一幢別墅裡,馮素蘭正在開心的教自己的兒子唱著兒歌,但是她兒子突然雙眼中露出一絲恐懼的神色來,他突然縮在一角,與之前的癥狀一模一樣。“兒子,你怎麼瞭兒子?”馮素蘭吃瞭一驚,兒子的這幅表情她實在是太熟悉瞭,在遇到葉皓軒之前,他一直是這樣的,可是他的病,不是已經被葉皓軒治好瞭嗎?現在怎麼又犯瞭?“葉皓軒,你做瞭什麼?”馮子奇冷冷的說。“無他,隻是收回瞭在你外甥身上的治療罷瞭。”葉皓軒冷笑一聲道:“既然你不識抬舉,你以為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那好,那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大可以叫上你背後的真武世傢,我在外面等你。”葉皓軒說著一步踏出,他的身形瞬間消失,同時一個聲音傳瞭過來:“既然你不合作,那你馮傢以前吃下去的,全部給我吐出來。”“宇文拓,快,去殺瞭他。”馮子奇大聲喝道。呼的一聲響,一個身材高大的大漢突然憑空出現,他右手一伸,一把巨斧出現在他手中,他一步踏入,同樣消失的無影無蹤。葉皓軒清楚這一戰肯定是驚天動地的,他來到瞭郊外一處清靜的地方,他在一塊巨石跟前靜靜的等著。就在這個時候,葉皓軒身後一親,一位壯漢破空而來,他右手一橫,一把巨斧出來在手中,他沉聲喝道:“你就是葉皓軒?”“對,我就是葉皓軒,你是誰?”葉皓軒回頭看瞭壯漢一眼道:“報上名來吧。”“宇文拓。”壯漢喝道。“看你的樣子,是刑天之後吧。”葉皓軒看著壯漢手中的巨斧,他心中已經有數。“你怎麼知道我是刑天之後?”壯漢嗡聲嗡氣的說。“從你手裡拿的巨斧就能看出來瞭。”葉皓軒微微的搖搖頭道:“之前我見過你先祖的屍首。”“你見過我先祖?你在哪裡見過他?”宇文拓微微一驚,他這才正視起葉皓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