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43章 尋藥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6:06

“找藥,我爸得瞭怪病,我們那裡一位先生說,隻有長白山一座不為人知的山峰那裡的藥才能做為藥引,否則的話,我父親恐怕隻有一個月的命瞭。”“我想起來你瞭。”葉皓軒盯著這個女孩道:“你叫鄧紫嫣?寶島的一位女明星,難怪我會看著這麼眼熟呢。”葉皓軒徹底的想起來瞭,確實,眼前的這個女孩是一位明星,但是據說她的背景不簡單,她老爸就是寶島幾大地下勢力之一的文山社老板鄧文山,據說這個文山社的勢力占據瞭大半個寶島。而且文山社黑白兩道通吃,據傳鄧文山那可是能和寶島高層接觸的人物,政商以及地下世界的勢力十分的強大。但是葉皓軒卻沒有想到,這位盛極一時的大佬,現在居然病瞭,而且病到那種非死即活的地步。關於這位女明星,葉皓軒也知道一些,知道她是走清純路線的,畢竟她老子是大佬,所以沒有人敢對她怎麼樣。所以她在影視界的地位也靠前,各位大佬都捧著她,但這一次為瞭父親的病,她不得不放下瞭自己明星的架子,出來尋藥。“你去那裡找什麼藥?”葉皓軒問。鄧紫嫣看瞭葉皓軒一眼道:“你查戶口?”“我不是查戶口,實話跟你們說瞭吧,我們的目的地是一樣的,我去那裡也有事,但是我不認為那裡的藥你父親能用。”葉皓軒在清楚不過,在那個玉境附近,的確是有些天才地寶,但是普通的人未必能找得到,而且就算是找到瞭,這些東西也要經過一番祭煉才行,直接吃下去?呵呵,隻會讓她老子死的更快一點罷瞭。“你怎麼知道那裡的藥我父親不能用?”鄧紫嫣本來在為父親的病情心煩意亂,葉皓軒這麼一說,她更加生氣瞭,在她眼裡,葉皓軒不過是一個醫生輕瞭。以她鄧傢大小姐的地位,隻要她發句話,多少醫生搶著往她傢裡趕?所以在下意識裡,她就沒有把葉皓軒給當成一回事。“我是醫生,我當然知道。”葉皓軒聳聳肩膀道:“那位讓你來尋藥的先生,多半是一個半吊子吧,哈哈,懂一點風水玄學,懂一點天才地寶就亂來瞭,真是好笑。”“閉嘴。”鄧紫嫣大怒:“石先生是我們寶島那裡最好的先生,他精通醫道玄學,他的話絕對沒有錯的。”“小子,不要胡說啊。”背著巨大背包的大漢走上前,他像是一堵山一般的檔在瞭葉皓軒的跟前,他用一帽警告的表情看著葉皓軒。“你怎麼知道我的話一定是胡說?”葉皓軒笑瞭,他邊笑邊搖頭道:“行,既然有些人不聽勸,那就去吧,自己有可能會栽在那裡不說,到時候還會連累別人。”“兄弟,不要以為你幫瞭我們,你就可以胡說八道。”李月盯著葉皓軒道:“我們既然來這裡,那就有我們的道理,剛才兄弟不實誠啊,你既然也是去那座山峰,那你一定知道那座山峰的位置吧。”“我不知道。”葉皓軒搖搖頭道:“我也是在這裡瞎轉悠,碰運氣,碰到瞭是好,碰不到瞭也不強求。”“你肯定知道。”鄧紫嫣盯著葉皓軒,她喝道:“如果你知道的話,現在告訴我們,我可以給你錢,你要多少,開個數?”“錢?”葉皓軒笑瞭,他最想笑的事情就是有人在他跟前給他提錢的事情,他邊笑邊搖頭道:“錢對你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我來說也不算什麼。”“所以別動不動就拿錢砸人,另外,我剛才救瞭你,診金還沒有付呢。”葉皓軒道。“這是一百萬的支票,是你剛才的診金。”鄧紫嫣道。“一百萬?少瞭點吧。”葉皓軒笑瞭:“你這是在打發要飯的嗎?”“呵呵,區區一個中醫罷瞭,一百萬的診金你還嫌少?”鄧紫嫣冷笑一聲道:“你口氣倒不小啊,我請一些大專傢,也才這個數。”“你這是在變相承認,你的命才值一百萬。”葉皓軒笑瞭:“且不說你父親在寶島的影響力,你拍一條幾十秒的廣告,價格都不止這個數吧。”“呵呵,而且你不知道剛才那條五步蛇是什麼來頭吧,以傷口的形狀以及毒性蔓延的情況來看,那條蛇是一種變種的五步蛇,就算是你用繃帶紮著傷口,阻止毒性蔓延,多半也支持不到一個小時。”“可以說,我是救瞭你的命。”葉皓軒道。“那又怎麼樣?”鄧紫嫣腦袋一昂,她冷笑道:“能給我治病,這是你的榮幸,在說瞭,我也沒有求著你給我治病吧。”“鄧傢的人,都像你這樣不要臉?”葉皓軒有些鬱悶的看著鄧紫嫣,他笑呵呵的說:“本來你在屏幕上,走的清純路線,但是我這才發現,演戲隻是演戲罷瞭,現實裡該是什麼鳥樣,還是什麼鳥樣。”“姓葉的,你說話客氣點。”鄧紫嫣的臉色變瞭變,她冷冷的說。“我說話已經很客氣瞭。”葉皓軒笑道:“我的診金,你不打算付瞭吧。”“一百萬你都嫌少,我是不打算付瞭。”鄧紫嫣把手中的支票一揉,丟在瞭地上,她冷笑道:“而且今天你必須給我帶路,你不帶路,就休想活著離開這裡。”“不愧是地下世界是大佬的女兒啊。”葉皓軒感嘆道:“說話都這麼霸氣十足,呵呵,你覺得現在這裡是在荒山野嶺裡,你可以為所欲為是吧。”“呵呵,你們這些茶葉蛋都吃不起的大陸人。”鄧紫嫣冷笑道:“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三道四的?”“無知的人啊。”葉皓軒搖頭道:“既然你不付診金,那麼你就要付出比診金更多的代價,呵呵。”葉皓軒雙瞳中紫芒一閃,無形中,他的意識影響到瞭這一片區域,隻聽啊的一聲慘叫,鄧紫嫣的一名手下突然撲通一聲倒在瞭地上,他的右腿處有一個黑色的傷口,黑氣急速的蔓延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