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50章 一勞永逸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7:24

雖然這個地方是原始森林,平時根本沒有人會來到這裡,但是把這些屍體留在這裡讓它們被狼分屍,葉皓軒還是覺得那樣做的話有些殘忍,所以他幹脆把這些人的屍體 給化解瞭算瞭,一勞永逸。看瞭看時間,已經快天黑瞭,葉皓軒拿出瞭電子地圖,找瞭一個合適落腳的地方,然後他便向那個方向趕去瞭。到瞭選好的落腳地點,葉皓軒拿出瞭帳篷搭上,他解下瞭衣服,用兩面鏡子照著看瞭一眼自己背後的傷口。隻見他背後的傷口處,還是隱約有一條金色的紋路順著傷口中時隱時現,刑天果然是上古的狠角色,這傢夥被稱這戰神不是沒有一點道理的。現在他的後人,施展出來的刑天之傷,比起真正的刑天施展出來的技能差遠瞭,但盡管是這樣,還是能讓擁有鳳魂之力的葉皓軒受傷不輕,如果是刑天的本尊親自出戰,除瞭掉頭就跑,葉皓軒實在是想不出來還有什麼辦法迎敵瞭。不過這麼一位強悍的戰神,居然也隕落在三千世界的十陰絕地中,這不由得讓人有些感慨,從刑天的隕落上,可以看得出來,當年的那一戰到底有多慘烈。這也讓葉皓軒對那所謂的域外之人產生瞭興趣,他不知道在三千世界之中,到底存在著多少秘密,到底還有多少強者。在自己背後的傷口上塗瞭一層藥,葉皓軒把衣服給穿上瞭,這些藥隻能暫時止住刑天之傷的疼痛,但傷口還是在加重。從受傷到現在,葉皓軒感覺得到,傷口在日益加重,所以他必須早日達到南宮音所說的那個聖境,從那裡找到天才地寶。其實葉皓軒傳承神農氏的血脈,對於這些傷,他也不是沒有辦法,但是關於傳承的記憶中,治療這種傷需要太多的上古靈藥。現在的地球,已經不是遠古的那個地球瞭,所以一些天才地寶,是根本找不到的,所以必須要到一些洞天福地裡去尋找那些靈藥才行。那個所謂的聖境,如果沒錯的話,一定就是一個洞天福地吧,那裡靈氣正濃,適合一些靈藥的生長,所以也隻有到那,才能找到破解刑天之傷的方法。葉皓軒塗完瞭藥,穿好瞭自己的衣服,他所選擇休息的地點是一個制高點,這裡沒有參天大樹,所以從這裡,能看到半空中的一輪圓月。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深秋瞭,天氣有點涼,而且這個地方是背方,所以寒意正濃,不過葉皓軒的身體已經是不死之軀,已經不畏寒暑。他爬到瞭一顆大樹上,看著被夜色籠罩的森林,突然感覺到一股孤寂感,那種感覺,是他從來沒有過的,他不由得笑瞭笑,然後從自己的空間手鐲裡面取出來瞭一瓶酒,遙遙的敬瞭半空中的圓月一杯,然後一飲而盡。夜,更加深瞭。不管是在什麼時間,繁華的京城從來都沒有停歇過,京城是一座不夜城,燈紅酒綠的帝都,從來都沒有晚安一說。花玥的場子裡今天來瞭幾個小姑娘,這幾個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倒也為他吸引不少的客人,本來最近嚴打,各個娛樂場所人氣都不怎麼樣,但是因為這幾個豁得出去的小姑娘,導致最近他場子裡面的人氣爆棚,這讓他十分的滿意。敬 瞭這幾個小姑娘一杯酒,花玥便離開瞭,這幾個可是他的金主,他當然得小心伺候著點瞭。開著車離開瞭場子,花玥正打算去自己情人那裡鬼混一晚上,想想那個小妖精,他便感覺到自己的小腹裡一團火氣蹭的躥瞭起來。花玥坐在後車廂裡面,一邊哼著小曲,一邊喝著美酒,可就在他正愜意的時候,前方突然砰的一聲響,汽車硬生生的停在瞭當場,因為慣性,花玥的身體向前撲通的一仰,差點撞在車上。“你特媽的怎麼開車的?”花玥大怒,他沖著自己的司機吼瞭起來。但是令他詫異的是,駕駛座上的司機不知道去哪裡瞭,車夜也沒有被打開的痕跡,他的司機就好像是憑空消失瞭一般。花玥的心頭一涼,他的酒意瞬間都化做冷汗淌瞭下來,他清楚,這可能是遇到什麼事情瞭,他迅速的拿出瞭一把手槍,警惕的看著四周。四周靜悄悄的,因為這是在郊外,所以路上基本上沒有什麼人,花玥等瞭半天也沒有人來,他壯著膽子,小心翼翼的打開瞭車門走瞭下去。借著月色和昏黃的路燈,他看瞭一眼四周,隻見四周並沒有什麼人,而且汽車也沒有撞到什麼東西,但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車子停瞭。正在他疑惑的時候,身後一個聲音響起:“呵呵,花總,好久不見瞭啊。”馮子奇走瞭出來,他身後還跟著數名手下,其中一個大塊頭,個頭足足有兩米,他背後還負著兩把巨斧,看樣子,是來者不善。“馮總,你這是什麼意思?”看清楚來人之後,花玥不由得大怒,馮子奇最近在京城擴張的很快,但是因為葉皓軒存在的原因,馮子奇並不敢動花玥。可是這一次,花玥看對方的樣子似乎是有些來者不善啊,難道這傢夥,真的想撕破臉瞭嗎?“沒什麼意思啊。”馮子奇靠 瞭車頭上,他點瞭一根煙,愜意的吐瞭一口煙圈,然後他微微一笑道:“花總是個聰明人,應該能猜出來我的來意吧。”“抱歉,我猜不出來。”花玥定瞭定神,他盯著馮子奇道:“馮總到底想怎麼樣,裡妨直說瞭吧,大傢都是敞亮人。”“好,既然你不懂,那我就告訴你吧。”馮子奇微微一笑道:“花總覺得,京城現在的局勢如何?”“我不知道馮總指的局勢是什麼意思。”花玥瞇著眼睛道:“你要讓我說實話的話,我隻能說:“你和醫聖的距離,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你差的要遠。”“呵呵,是嗎?”馮子奇盯著花玥,他笑瞭笑,但是他笑的有些殘忍:“花總,你還真的是忠心啊,都到這一步瞭,你還是這樣維護著你的主子,恩,不錯,是條好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