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59章 你想怎麼樣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8:49

“說吧,你想怎麼樣?”許彤彤笑瞭笑道:“我知道,馮子奇想把整個帝都給收入囊中,現在他認為皓軒不在瞭,那他肯定會迫不及待的把我們給滅掉。”“沒錯,從你開始,美顏,邵氏,一個一個都會淪陷。”花玥笑呵呵的說:“現在我要做的就是,先搞定長濟。”“你怎麼搞定長濟?”許彤彤笑瞭。“簽一份轉讓合同,長濟旗下所有的一切,無償轉讓給馮氏集團。”花玥道:“你隻要按照這樣的做法做瞭,那你就不會死。”“我要是說不呢?”許彤彤感覺到好笑,她不知道到底是馮子奇傻,還是眼前的這個花玥,根本就是一個傻逼。長濟現在是一傢跨國型的大型中藥公司,而現在中藥在國際上火的程度,遠遠的超過瞭西藥,西藥的市場份額不斷的萎縮,甚至已經到瞭覆滅的邊緣。而市面上的中藥,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長濟出的,這其中的利益有多大,就不用說瞭吧。但是這狂妄的傢夥,一口就想吞掉整個長濟?他也不怕自己消化不良嗎?而且就憑眼前的這個傻逼,也敢來逼宮?呵呵,這是活的不耐煩瞭吧。“你要是說不,那不好意思,你以後的日子可能會不好過。”花玥呵呵笑瞭:“你要知道,葉皓軒已經不在瞭,而以馮子奇為首的馮氏傢族,很快就能把你們給全部滅掉。”“哦,是嗎?”許彤彤笑瞭,她站起來,走到瞭花玥的跟前。“是,你不相信的話,可以一段時間 試試,如果這段時間裡你還能活著,就算我輸。”花玥笑瞭。“那在你動手之前,我是不是得讓你先死?”許彤彤冷笑瞭一聲,她突然一把抓住花玥的手臂,然後順勢一個擒拿手。咔嚓,花玥慘叫瞭一聲,他單膝跪在地上,他的右手手臂被許彤彤反手給制住,而且許彤彤不斷的用力,這讓花玥感覺自己的手臂有股鉆心一般的疼痛,他不自由主的慘叫瞭起來。“你,你…”花玥又疼又怒,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許彤彤下手居然能這麼重,看她的樣子,應該是學過瞭幾手,但這不科學啊,花玥一直固執的認為,葉皓軒身邊的女人,都是柔弱型的,她們怎麼可能會這麼強。“因為他經常不在帝都,所以做為他的女人,我們要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許彤彤微微一笑,緊接著,她臉上的笑意變成瞭一幅冷冽的神色:“但是,就憑你這個垃圾,也敢來長濟砸場子,你太高看自己瞭吧。”許彤彤下手不由得又緊瞭幾分,然後她抬起腿,對著花玥猛的一腳踹瞭過去。砰,花玥的身形在地上翻滾瞭幾下,然後他撲通一聲撞在瞭墻上,門外幾名保安走瞭進來,他們迅速的上前架著花玥。“許彤彤,今天的事情,我記著呢,你等著,我會回來的。”花玥嘶叫道。“打殘,丟出去。”許彤彤冷冷的說:“千萬不要給誰留面子。”“好的許總。”保安做出一個明白的手勢,然後就架著花玥走瞭出去,接下百花玥要承受的就是這群保安的怒火。“媚媚姐,我想我們要碰一下面瞭。”等保安架著人走出去瞭以後,許彤彤拔瞭出瞭電話。長濟和美顏,其實是一個辦公園區的,兩大公司的建築現在帝都已經成瞭標志性的建築,片刻以後,蕭海媚,許彤彤,還有藍琳琳幾個人已經聚在一起瞭。“花玥?”蕭海媚喝瞭一口咖啡道:“從見到這孫子第一眼開始,我就知道這傢夥不是什麼忠主的人,呵呵,果然,我們葉總還沒剛出去,他就跳出來瞭。”“可是皓軒現在到底在哪裡呢?京城現在幾乎都 傳遍瞭,說他出瞭意外。”許彤彤皺眉道:“他的電話也一直聯系不上。”“你相信他出事瞭?”蕭海媚問。“不相信。”許彤彤搖搖頭道:“他經常十天半月聯系不上,這是很正常的,不過馮子奇現在京城這裡聲勢造的很大,所以有很多人,還是有點相信的。”“馮子奇這傢夥,簡直就是一頭狼。”藍琳琳搖頭道:“我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崛起來的。”“先不管他是怎麼崛起來的。”蕭海媚道:“他的存在,對我們造成瞭威脅,這些是確定的,所以我們得想好對策,看看怎麼應付他,畢竟我們葉總這一次又不知道去做什麼事情瞭,他現在可能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我想我們得靠自己撐過去。”蕭海媚微微一笑道:“其實邵總已經跟我打過招呼瞭,她很快就會過來,那些人認為,我們傢葉總的女人,也隻不過是普通的女人,我們會爭風吃醋。”“但是他們不知道,一旦遇到事情,我們會擰成一股繩,我們姐妹們,絕對不能給那些孫子們欺負我們的機會。”“鄭校長可能也會過來,她現在會議纏身,很快就會過來的。”藍琳琳看瞭一眼手機道:“看來大傢都有危機感啊。”“這一次事情可能不普通,我有理由相信馮子奇對葉總下手瞭。”許彤彤道:“怎麼辦?要不然,我們先讓冒牌的克隆體出來先頂一段時間?”“不行,這一次馮子奇是做好瞭萬全的準備,他身邊有高手,假葉總一出來,是真是假,很快就會露餡的。”蕭海媚搖搖頭道:“姐妹們,走點心吧,這一次是我們真正的危機來瞭,馮子奇想在京城做老大,所以我們這些集團是他的絆腳石,他必須除去才能後快的。”“那我們也不能做為羔羊讓他宰。”藍琳琳笑道:“媚媚姐,我知道那孫子厲害,但是為什麼我卻一點也不怕他呢。”“因為我們足夠團結。”蕭海媚笑呵呵的說:“京城不是他馮子奇一手遮天的地方,所以放心吧,這一次,他註定折騰不起什麼風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