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60章 風浪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8:55

當看到被打的半殘的花玥被人帶回來的時候,馮子奇整個人都震驚瞭,看著那個半殘的傢夥,他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是花玥?”“馮總,是,是我。”花玥沙啞的聲音終於讓馮子奇確定,他就是花玥,隻是這傢夥被打的沒有一點人形瞭,那模樣都變瞭。“喲,你這是幹什麼?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你還信誓旦旦的說你一定要把長濟給搞定,怎麼,你被長濟的那個女人給搞瞭?”馮子奇笑瞭。“馮總……我,能不能先讓我上醫院?”花玥簡直要哭瞭,他這一次是輕敵瞭,他沒有想到那幾個女人居然這麼厲害,哪怕就算是平時看起來不顯山不露水的許彤彤,下起手來居然也這麼狠,這是他有些始料不及的。“上什麼醫院啊,拓拔,給他治好。”馮子奇冷笑瞭一聲,他轉瞭過來。“好。”人高馬大的宇文拓點點頭,他走上前來,他手裡多瞭一瓶藥,他拿著這瓶藥對著花玥撒瞭幾下,一些粉末撒在瞭花玥的身上。這些粉末有著神奇的功效,撒在瞭他身上以後,花玥馬上感覺到身上一陣清涼,就連他斷的幾根肋骨,現在也愈合瞭,他整個人馬上變的精神奕奕的瞭。花玥從地上爬瞭起來,他有些驚奇的看著宇文拓手中的那些粉末,吃驚的問道:“這是什麼東西,這麼神奇?”“小子,你就燒高香吧,這是我們拓拔傢族特有的神仙散,可以說,這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存在的靈丹妙藥瞭,不管你受多重的傷,哪怕是你被汽車給撞的隻剩下一張皮瞭,隻要有一口氣在,我的藥就能讓你恢復。”宇文拓道。“太厲害瞭,真的是太厲害瞭。”花玥感覺到十分的神奇,他舔著臉道:“拓拔兄,請問能給我一些嗎?我備用著。”“你就省瞭吧。”宇文拓道:“你知道這藥有多珍貴嗎?用到你身上,簡直是浪費,如果不是看在你對馮氏集團有足夠的忠心份上,你的那點傷,我才懶得管你呢。”“哈哈,那個,我對馮氏,肯定是有足夠的,絕對的足心的,這一點還請放心。”花玥有些尷尬的幹笑瞭幾聲,然後他回頭道:“馮總,謝謝瞭哈。”“先別這麼急著謝我。”馮子奇慢條斯理的說:“我讓你辦的事情呢,你給我辦成什麼樣瞭?”“這個…”花玥有些尷尬的笑瞭笑道:“馮總,我有些低估長濟的那個女人瞭,我沒有想到她居然這麼厲害,不過你放心,你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在去的,這一次我保證讓她老實。”“你不是低估長濟那個女人瞭,你是低估葉皓軒身邊所有的女人瞭。”馮子奇搖搖頭道:“花玥,你是一個大男子主義的男人,你打心眼裡看不起女人,你這一次失敗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你看不起女人,這一點你不要否認。”“是,是的。”花玥有些尷尬的點瞭點頭:“不過馮總,現在趁著葉皓軒不在京城,我們應該抓緊時間,你要知道,京城裡可不止你一股勢力啊。”“另外的一股勢力是誰呢?你是指龍無炎?”馮子奇問。“沒錯,就是那傢夥。”花玥一點頭道:“那傢夥的背景硬,他背靠龍鱗啊。”“龍鱗又能怎麼樣?”馮子奇笑呵呵的說:“曾經的龍鱗,是所有真武者的一切,但是自從有一場變故之後,他們便被從老大的位置上給擼瞭下來。”“現在的龍鱗,隻能說是茍延殘喘吧,呵呵,他龍無炎有什麼好怕的,隻不過葉皓軒現在已經沒瞭,他的那些產業,確實是讓人眼饞,京城裡面,最不缺的就是那種為瞭利益不怕死的人,所以我們必須加快進度瞭。”“是的,是的。”花玥連連點頭道:“馮總,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我給你人,給你足夠的資源,現在把那些女人們,一個一個的綁過來。”馮子奇冷笑道:“趁她們現在還沒有成一股繩的時候,把她們分散,逐一擊破。”“好。”花玥重重的一點頭。“拓拔,你就跟著他走一趟吧,我們的鄭老師,現在還沒有和那幾個女人匯合,呵呵,先從她做起吧。”馮子奇笑瞭。“是,老板。”宇文拓雖然有些不太樂意,但他還是嗡聲嗡氣的點瞭點頭。“拓拔兄,喝酒,來來。”在花玥那輛加長版的林肯車上,他不停的向宇文拓獻著殷勤,隻是宇文拓似乎不怎麼理會他。宇文拓冷著一張臉,說實在的,他是看不起花玥這種人的,如果不是因為任務在身,他必須聽從馮子奇的,他又怎麼可能會和這些如同螻蟻一般的人物攪在一起?“拓拔兄,真的是羨慕你啊,年紀輕輕,實力都這麼強,你們真武傢族的人,是不是一出生就擁有你這樣的實力?”花玥想盡可能的多知道一些關於真武世傢的事情,所以他親熱的套路著宇文拓的話。說實在的,如果論打,宇文拓一根手指頭就能把花玥給壓死,但是論起玩心眼計謀,十個宇文拓加起來也不及花玥一根手指頭。上車瞭之後,這傢夥遞煙敬酒又是拍馬屁的,很快就和宇文拓熟瞭起來,所以對於花玥那好奇的求知欲,拓攏宇也就滿足瞭他一把。“真武世傢的人,繼承遠古諸神的血脈,一出生,身上便是有靈根存在的,這是你們凡人拍馬都趕不上瞭,繼承的身脈,天生的靈根,讓我們極具優勢,在加上千萬年來傢族蘊含的底蘊,無數的天才地寶滋養,所以我們不到二十歲,便能達到玄道。”“玄道?”花玥目瞪口呆的說:“這是武道的真峰啊,之前我們京城有一個達到瞭玄道的人,那傢夥讓高層以及各大部門頭疼瞭很久啊。”“呵呵,玄道,對你們凡人來說,是武道的巔峰,但是對於我們來說,不過是剛剛起步罷瞭。”宇文拓喝瞭一口酒,他冷笑道:“這就是你們凡人,與我們這些真武者的區別,你們這輩子都休想趕上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