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70章 相反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20:53

“奉勸你一句,趁現在時間還不算太晚,收手吧,如果在這樣下去,對你對我都沒有一點好處,馮傢在京城裡擴張的太厲害瞭,不僅是我們,就連上面的人對你也有微辭瞭,所以,你自己悠著點吧。”“我做什麼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教訓。”馮子奇冷哼瞭一聲,他盯著邵清盈道:“邵清盈,你真的這樣不顧一切的要和我玩嗎?”“抱歉,我隻是自保。”邵清盈微微一笑道:“你收手,我就收手,如果你想讓我收手,那抱歉,這是讓我在坐以待斃,我不會這樣做。”“邵清盈,我看你還是沒有弄清楚現在的形勢吧。”馮子奇冷笑一聲道:“你以為現在的京城,還是葉皓軒的天下嗎?你以為現在還是那個葉皓軒說一不二的時代嗎?”“不,不是瞭。”馮子奇搖搖頭道:“現在的這個時代,已經不在是葉皓軒的時代瞭,皇帝輪流做,懂嗎?”“我懂。”邵清盈還是那幅淡淡然然的樣子,她微微一笑道:“雖然我知道皇帝輪流做,但是我更清楚,那個皇帝不可能會是你,因為你註定隻是一個普通人。”“呵呵,你是不明白我身後站著的是人誰吧。”馮子奇笑瞭,他湊近瞭邵清盈,冷冷的說:“你相信鬼神嗎?”“信,也不信。”邵清盈道:“我信奉鬼神,是因為我敬畏他們,我不信,是因為我有我自己的規則,哪怕是鬼神,也無法改變我的規則。”“我身後的人,是遠古諸神的後裔。”馮子奇道:“葉皓軒與我爭,註定是失敗的,因為他不可能和遠古諸神的後裔爭,所以他的死是必然的。”“你真的以為葉皓軒死瞭?”邵清盈笑瞭,她邊笑邊搖頭道:“無知無畏的人啊,你讓我說什麼好呢?”“呵呵,我知道,葉皓軒是你男人,所以在你眼裡,他是戰無不勝的。”馮子奇呵呵一笑道:“但是我可以認真負責的告訴你,葉皓軒死瞭,他確確實實的死瞭,他中瞭宇文拓的刑天之傷。”“知道刑天嗎?那個神話中的狠角色,哪怕是被砍掉瞭腦袋,他還是可以揮舞著斧頭戰鬥,宇文拓,是他的後裔,宇文拓的身體裡面有著刑天的血脈。”“中瞭刑天之傷之後的人,三天之內必死,不過宇文拓告訴我,葉皓軒身上有什麼所謂的鳳魂,所以他活的時間可能會比別人長一些,但絕對不會太長。”馮子奇邪邪的一笑道:“聽我說這個消息,你是不是感覺到很震驚?”“沒有什麼好震驚的。”邵清盈笑瞭笑道:“這個世界上想他死的人多瞭去瞭,但是沒有人真正的能殺死他。”“哦,是嗎,我們賭一把吧。”馮子奇笑道:“我賭葉皓軒死瞭。”“我賭,他在十天之內,必定會回到京城,而且他這一次回來,會比上一次更強。”邵清盈笑瞭笑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們拭止以待。”“那好,那就讓我們拭止以待吧。”馮子奇冷笑道:“但是現在,你必須先停止你瘋狂的舉動,你這是要和我撕個兩敗俱傷啊。”“我沒有興趣跟你兩敗俱傷,真的。”邵清盈搖搖頭,她微微一笑道:“我隻對滅瞭你感興趣。”“邵清盈,做人不要太自負瞭,你用這種近乎於自殺的手段狙擊我的股票,你這是想同歸於盡嗎?”馮子奇道。“我為什麼要和你同歸於盡?”邵清盈用一幅奇怪的表情看著馮子奇道:“我們邵氏科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我現在隻是先付出一些代價,把我跟前的那些絆腳石給清除瞭,就這麼簡單。”“你把我當做你的絆腳石?”馮子奇怒瞭,他覺得邵清盈這是在侮辱他,拜托,馮氏集團以及馮傢,還算是京城的新秀好不好?好歹他也是唯一一個讓邵清盈不計任何後果去狙擊的人。可是邵清盈並沒有把他當做對手,而是把他當做絆腳石,麻煩你尊重一下對手好嗎?畢竟你的對手也不是一般的人物。“沒錯,你就是絆腳石。”邵清盈一點頭,她把剛才的話重復瞭一遍,她笑吟吟的說:“邵氏集團現在紅遍世界,我不僅僅隻有京城這麼一小塊的地步,整個華夏,一線二線的城市,都有我的產業,他們都可以為我提供雄厚的資金。”“如果實在不夠,海外邵氏科技的分部,還能提供更多的資金給我,我哪怕這樣給你玩上一年半載都沒有問題,但是你呢,你能撐多久?”邵清盈雙手按著桌子站瞭起來,她盯著這傢夥道:“半個月?一個月?呵呵,跟我比起來,你簡直就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螞蟻罷瞭。”“不僅是我,美顏也好,長濟也好,隨便哪一個都有著能與你對擂的實力,可笑你自己還沒有看清楚這個現實,你還野心勃勃的想吞掉我們所有人,呵呵,我真的不知道,是誰給你這麼大的底氣,難道就憑你身後的真武世傢嗎?”邵清盈站起來,她在室內踱著步子道:“自從遠古那場變故之後,遠古褚神隕落,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瞭他們的血脈。”“古有六大真武世傢,又有散武者無數,他們的血脈都是傳承遠古大大小小的大能,你身後,不過是站瞭一個區區宇文傢族而已,你真的以為你們天下無敵瞭。”“邵清盈,我還是輕視你瞭啊。”馮子奇的雙目一緊道:“原來你對真武世傢這麼熟悉?”“真武世傢並不算是什麼大秘密,他們現世以後雖然沒有大動作,但還是瞞不過有心人的。”邵清盈笑呵呵的說:“其實說真的,你在京城擴張,並不是我們沒辦法,而是我們不想理會你罷瞭。”“你知道嗎?你在我們眼裡,就像是一隻跳梁小醜一般在我們眼前跳來跳去。”邵清盈呵呵一笑道:“你前期很乖,並沒有觸動我們的利益,所以我們也懶得理你,但是現在呢,呵呵,你的手,貌似伸的有點太長瞭,所以我們重視起你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