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74章 因為我是劍靈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21:31

“因為,我是劍靈啊。”靈兒微微一笑道:“劍靈,也是屬於這個世界上的一種靈物,而且我是因劍而生,我和你呆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所以我懂的多。”“哦,那是因為我聰明嗎?”葉皓軒恍然大悟道。“也許吧。”靈兒微微一笑道:“因為你聰明,所以我知道的多,劍靈的能力大小,是根據主人能力大小而定的。”“哈哈,那就是說我足夠的聰明,所以你也聰明,我能這樣理解嗎?”葉皓軒哈哈大笑道。“你完全可以這樣理解的。”靈兒微微一笑道:“你休息好瞭嗎?”“休息好瞭。”葉皓軒一點頭,他微微一笑道:“我覺得這一次,我能和他大戰一場,就算是一時半會兒發現不瞭他的破綻,我也能把他給逼出來。”“好,一起。”靈兒微微一笑,她一個轉身,整個人化做一道劍影,迅速的鉆入瞭太常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瞭。葉皓軒右手一抓,太常發出一聲清嘯,他大步向前踏去,迎著半空中的七殺星方位,沖瞭過去,他暴喝一聲,手中的太常倒轉,一劍向半空中的七殺星斬去,轟,湛藍色的光華化做一道光拄向半空中的七殺星湧去。“無知的螻蟻,敢犯天威。”半空中一聲怒吼響起,這聲怒吼如同一聲炸雷一般,震的方圓十裡都嗡嗡作響,同時一柄巨劍在次形而。這把巨劍由一隻巨手握著,順著這隻巨手向上看,隻見一道白色的光華中,一條人影憑空出現在眾人眼前,這條人影一襲白袍,頭發批散,正是七殺星君真正的面目。“呵呵,七殺星君,你終於敢用你的真正面目來和我戰鬥瞭。”葉皓軒微微笑,七殺的真實面目露出來瞭不像是之前那樣,直接是一道劍氣直接殺瞭過來。這說明七殺身上的星力已經被瓦解的差不多瞭,隻要在努力幾次,他一定可以把七殺打敗,屆時紫微鬥數十四主星將會全被被葉皓軒收入囊中。“第三次瞭。”七殺盯著葉皓軒,炸雷一般的聲音在一次在上方響起,他沉聲喝道:“螻蟻,你敢犯我星威?”“你放我出去,我就不犯你的星威瞭,如果你一直不放我出去,那麼抱歉,我在這裡面閑的無事,我天天要和你決鬥一番。”葉皓軒笑瞭。“多少年瞭,沒有人能從這裡出去。”七殺星君冷笑一聲道:“也沒有人能在我手裡接下兩場而不死,你看那邊的累累白骨,就是最好的證據。”“你是第一個,我保證,也是最後一個,這一局,我必殺你。”七殺喝道。“省省力氣吧。”葉皓軒呵呵一笑道:“鹿死誰手現在還不一定,你想殺我,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想殺我的人,還沒有出生呢。”“呵呵,無知的人類。”七殺笑瞭:“如果我本體在此,或者說我分身實力未失,我一根手指頭都能按死你。”“但事實是,現在你拿我沒有一點辦法。”葉皓軒笑呵呵的說:“你的本體為什麼顯現瞭出來?難道你心裡沒有一點逼數嗎?那是因為你的星力,在一點一點的消耗著。”“你的星力已經不足瞭,已經不夠維持你出現時風雷湧動的異像瞭,更不能維持你隱身,所以你隻能現出本體來與我鬥。”葉皓軒笑道:“都到這一步瞭,你還嘴硬,你們這些神仙啊,一個能比一個吹牛逼。”“呵呵,我自身有多少秘密,需要對你說嗎?我會告訴你,我現在維持的形像,隻是我意識幻化出來的一個形像?”七殺也笑瞭:“無知的人類,受死吧。”七殺話音一落,他右手高高的舉起手中的巨劍,然後一聲暴喝,那把幾乎有一座山頭一般的劍向葉皓軒沖來,而幾乎在同時,葉皓軒的周身四處變成瞭無盡的海洋。墨綠色的海水,遠處的巨浪,天際的陰雲,以及高大的七殺星君和他手中誇張的巨劍,給人瞭一種前所未有壓力,而七殺高舉起來的巨劍,仿佛隻要輕輕的一舉,就會把一個人給壓成碎片。面對著這巨大的壓力,葉皓軒舉起的手中的太常,他長喝一聲道:“靈兒…”咻的一聲響,湛藍色的光華沖天而起,向著正上方的巨劍沖瞭過去,轟,兩道劍光在這瞬間交織在一起,海底掀起瞭一道一道的巨浪。那濤天浪潮,一道巨浪如同山一般的向葉皓軒壓瞭過來。葉皓軒一慌,那足足有山頭高的巨浪如果真的向著他的腦袋拍下來,這豈不是把人給砸成肉餅瞭?要知道這不知道多少億噸的海水,可不是鬧著玩的。“別慌,不要被幻像所迷惑,這一切,都是幻像。”靈兒的聲音在葉皓軒的心底響起,她的聲音讓葉皓軒猛然醒悟。是的,他現在隻是在一處秘境中,這個地方哪裡來的巨浪?還不是七殺那孫子弄出來的幻像?葉皓軒眼睛一閉,然後一聲暴喝,他手中的太常猛的向前斬去,迎著那道巨浪而去。轟,熾熱的白芒亮起,緊接著沖擊波向四面八方波動而去。沖擊過去,葉皓軒睜開瞭眼睛,這一次,他發現他身處在一個孤島上,而在孤島的上南,有一個白衣青年在那裡站著,他雙手負後,看著遠方。孤島的周圍,是一望無際的海洋,深墨色的海洋給人一種十分壓抑的感覺,仿佛在那片深黑色中,隱藏著某種不知名的巨獸,而這巨獸,會隨時沖上岸來將你吞噬。四周寂靜無比,聽不到任何風聲和海浪聲,那海面也平靜的有些可怕。葉皓軒戒備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他不確定這是誰。青年雙手負後,望著前方的海天接處的遠方,他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又像是在懷念著什麼,但是他的表情很復雜,復雜的讓人感覺到有些絕望。“你看這海,這天。”青年仿佛知道身後有人,他喃喃的說:“永遠都是這樣,一成不變,我真想知道,海天之外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