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85章 兔子急瞭也會咬人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23:15

“兔子急瞭也會咬人的。”邵清盈微微一笑,她舉起瞭右手,脈沖槍已經在充能瞭,她幽幽的說:“況且,我不是你眼中的小白兔。”轟…邵清盈毫無征兆的開槍瞭,扭曲的空氣,湛藍色的能量球在這一瞬間形成巨大的風暴,宇文拓的身形驟然在當場消失,邵清盈這一槍落空。當他在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距離邵清盈不足五米瞭,他右手一揮,邵清盈手中的脈沖槍便掉落在地上,宇文拓獰笑一聲,他大步向前踏出,然後舉起手中的巨斧,就在斬落。就在這個時候,一枚白色的箭芒驟然出現,這支箭正是南宮音的蒼穹之弓發射出來的,看得出來這是南宮音聚全身之力發出來的一箭,即使是強如宇文拓,他也絕對吃不消這一箭。宇文拓不得不收回揮向邵清盈的那把斧頭,他回頭一檔,叮的一聲,箭芒的沖擊力讓他高大的身軀不斷的後退。一身銀甲的南宮音似乎是從半空中突然出現的,她一邊向前急奔,一邊不斷的拉動著蒼穹之弓,咻咻咻,數十道箭光一根一根的發出,向宇文拓不斷的射去,密集的箭芒讓宇文拓不住的後退。“南宮音,又是你。”宇文拓看到南宮音,他的雙眼瞬間紅瞭,南宮音數次壞他的事情,這讓他十分的生氣,但是羽族是以速度見長,所以每一次他都眼睜睜的看著南宮音離開。“沒錯,又是我。”南宮音微微一笑道:“宇文拓,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當然知道我在做什麼。”宇文拓笑瞭:“而且我覺得,我做什麼事情,似乎與你沒有太大的關系,南宮音,如果我是你,今天我絕對不會管這件事情,我給我一個機會,讓你離開。”“哦,我當然要離開,憑心而論,我是打不過你的。”南宮音道:“我不會和你這頭蠻牛硬拼,不過我在走的時候,要帶走她,因為我答應過葉皓軒,要保護她周全的。”“呵呵,恐怕,今天你走不瞭瞭。”宇文拓突然露出一幅猙獰的表情來,他雙手中巨斧一交,叮的一聲響,然後一團黑氣驟然從半空中出現。這團黑氣迅速的化成一個陰暗的光罩,把幾個人籠罩在其中。“刑天之界?”南宮音的神色大變,她迅速的射出瞭一箭,但她的蒼穹之弓,隻射出瞭數十丈遠,便被一層黑氣給隔絕開來。“呵呵,沒錯,刑天之界。”宇文拓獰笑道:“我上幾次都著瞭你的道,讓你意外逃脫,你覺得,我還會像是以前那樣一點準備也不做嗎?”“你以為,我們宇文真族,真的全部都是蠻牛嗎?”宇文拓哈哈大笑道:“可惜瞭,這一次我要讓你失望瞭。”“確實讓我有點意外。”南宮音緊緊的握著手中的蒼穹之弓,她已經做好瞭戰鬥的準備,憑心而論,她和這頭蠻牛之間,還是有些差距的,畢竟南宮羽族,不是以戰力為長的,所以可以預見,今天的這一戰,應該是十分慘裂的。“別怪我沒有給過你機會。”宇文拓舉起手中的巨斧,他笑呵呵的說:“畢竟大傢都是遠古諸能的後裔,我剛才給機會讓你走的,但是你沒有走,現在你就不要怪我對你心狠手辣。”“我發覺,你與其他的蠻牛不一樣。”南宮音微微的搖搖頭:“別的蠻牛不會這麼多廢話他們挽起袖子就幹,但是你,廢話太多瞭。”“你也可以當成我的智商比他們高,我進化瞭。”宇文拓雙手巨斧在手,他大吼一聲:“南宮音,我看你今天還往哪裡逃。”刑天之界是真族的特殊技能,能凝化出一個結界,在這個結界之中,他們便是這裡的主宰,戰鬥結束之前,是沒有人能離開結界的。而且這結界必須有一個人死才能打開,要麼南宮音死,要麼宇文拓死。呼呼呼,幾斧斬出,把南宮音的蒼穹之箭給盡數斬落,宇文拓大步踏上,一斧向南宮音的腦門上斬落,南宮音纖柔的身形一閃,險險的貼著對方的巨斧過去。這個結界,對於宇文拓來說是有戰力加成的,對南宮音來說,非但沒有半點好處,反而會讓她的實力打折扣,所以幾個回合下來,她已經有些體力不支瞭。又是險險的躲過一斧,南宮音的一縷青絲被宇文拓的巨斧斬下,她退回到邵清盈的身邊,她的臉色有些發白。“放開她,我跟你走。”一邊的邵清盈突然發話瞭。“呵呵,你這是在跟我講條件?”宇文拓暫時停住瞭攻勢,他玩味的看著邵清盈道:“能讓邵氏科技的總裁放下身份講條件的人,還真的不多,我是第一個吧,呵呵,我真是感覺到榮幸呢。”“我不想連累任何人,所以,你放開她,我跟你走。”邵清盈重復著剛才的話。“沒用的。”南宮音直起瞭身子,她幾個深呼吸,發白的臉色變得紅潤瞭起來,隻要對方給她一點時間,她就能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著。“這是他們真族宇文氏的特殊技能,刑天之界,隻要發動瞭刑天之界,我們兩個,必須有一個死瞭才能打開結界,否則的話我們將永遠都會被困在這裡。”“一定要這樣,不死不休嗎?”邵清盈有些心驚的看著宇文拓,她並不知道這個結界居然這麼厲害。“不然他們宇文真族,為什麼會被其他的真武者稱之為瘋子呢?”南宮音冷笑瞭一聲,她一抖手中的蒼穹之弓,然後她身上的銀色戰甲驟然發亮,她已經把自己的實力提到瞭極致,看樣子她是要和對方拼瞭。“不要白費力氣瞭,南宮音。”宇文拓笑呵呵的說:“我們真族,是戰鬥為榮的,今天你能死在我的刑天之界裡,也是你的福分。”“呵呵,你的這些福分,我怎麼不是太喜歡呢?”南宮音微微一笑,她盯著宇文拓道:“廢話就不用多說瞭,來吧,我們羽族,貌似也從來沒有怕過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