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88章 你想怎麼樣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23:44

“那你想怎麼樣?”馮子奇抬頭看著葉皓軒道。“說真的,你以前做過的事情,足以能讓你死一百次,但現在的情況對於你來說,死是一個解脫,我不想讓你解脫,所以你不但不會死,你反而會活的好好的,隻不過,你會和天橋下面的流浪漢一起生活。”“葉皓軒。”馮子奇憤怒的站瞭起來,他舉起一把手槍喝道“你不要欺人太甚瞭,你殺瞭我,你給我一個痛快。”“想痛快?行啊,槍在你自己手裡,你對著自己開一槍,一瞭百瞭,婊子樣的話你就不會承受那些痛苦瞭,可是你敢嗎?”馮子奇氣的混身上下都哆嗦著,他幾乎要抓狂瞭,的確,現在槍是在他手裡,他如果想死的話,隻需要拿起槍對著自己的腦袋開上一槍就是瞭。他舉起瞭手槍,對準瞭自己的腦袋,他一咬牙,就要扣動板機。“不,哥,不要。”馮薇薇從外面撲瞭進來,她抓著馮子奇的手叫道:“你不能死,你要死的話,就先開槍把我打死吧。”“哥,從小,我們是相依偎命一起長大的,我沒有什麼親人瞭,我求你,如果你一定要這樣,那麼請你務必帶著我一起走。”馮薇薇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她淚如雨下。馮子奇持著槍的手開始發抖瞭,最終,他手中的槍掉落在地上,他痛哭道:“薇薇,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我沒用,是我把馮傢帶到瞭這一步。”馮子奇現在後悔莫急,如果不是他利欲心太強,如果不是因為他一意孤行,或者他就不會有今天的下場,可惜的是,現在說什麼都晚瞭。“儒夫。”葉皓軒搖搖頭,他清楚,馮子奇絕對不敢開那一槍,不為別的,就因為這傢夥懷死,有這一點就夠瞭。“葉皓軒,你放過我哥。”馮薇薇回過頭。“他殺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放我一條生路?”葉皓軒淡淡的說:“如果不是因為我命大,現在我又回來瞭,如果不是我身邊的人實力強,我的一切,恐怕早就被他吞瞭,他在做這些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要放過我?”“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對應的。”葉皓軒扶起馮薇薇道:“他既然做瞭這些事情,那就要付出應有的代價人,你是成年人,我想有些事情不用我說吧。”“不,葉皓軒,我求你,你放過他,你讓我做什麼都行,你讓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馮薇薇哭喊道。“抱歉,我身邊不缺牛馬,和我和恩怨的是馮子奇,不是你。”葉皓軒道:“我不會傷害你,但是你想讓我放過馮子奇,這也不大可能。”葉皓軒輕輕的推開瞭馮薇薇,他走到馮子奇的跟前道“馮子奇,一切都已經成瞭定局瞭,你還有什麼可說的沒有?”“我現在,無話可說。”馮子奇哆嗦著,吐出瞭這幾個字。“那就好。”葉皓軒點點頭道:“你自斷雙腿,去天橋底下乞討去吧,如果你不願意這麼做,可以選擇去死,如果你不選擇,三天以後我幫你選擇。”“不要妄圖逃跑,因為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能找到你,你最好相信我的話,我這不是在跟你開玩笑。”葉皓軒說完瞭這些話,給瞭馮子奇一個警告的眼神,然後他轉身離開。“花玥,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你做瞭不少好事啊。”一傢會所裡面,葉皓軒慢條斯理的喝著茶,而在他跟前,站著常峰和花玥。花玥整個人都在哆嗦著,他在怕,盡管他已經盡瞭最大的努力去補救瞭,但等到葉皓軒真正回來的時候,他還是不確定他做的一切是否能讓葉皓軒滿意。“葉,葉少。”花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他嚇的面無人色,他哆哆嗦嗦的說:“葉少,我知道是我的錯,我豬狗不如。”“但是我已經迷途知返瞭,我求你,求你看在我以前是你狗的份上,放過我這一次吧,我以後不敢瞭,我保證以後在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瞭,我求你瞭葉少。”花玥現在後悔的欲仙欲死的,他也不是沒有想過現在的後果,但是那時候的他,怕死,所以他輕信瞭馮子奇的話,他相信葉皓軒死瞭,葉皓軒不會在回來瞭,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葉皓軒居然這麼強悍,他簡直就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後悔有用嗎?”葉皓軒笑著搖搖頭道:“你要清楚你之前做過什麼事情,做錯瞭事情,就要接受懲罰,否則的話一切都沒有意思,你說,讓我怎麼懲罰你呢?”“葉少,葉少……”花玥定瞭定神,他吞瞭一口口水道:“我知道,我做的事情不能被原諒,但是求葉少饒瞭我一命,我已經在努力的補救瞭,我求你,隻要能留我的命,讓我怎麼樣都行。”“看來,你是真的怕死啊。”葉皓軒站起來,他搖搖頭道:“哪怕是你殘廢瞭,你過著和乞丐一樣的生活,你也願意?”“我願意,我真的願意。”花玥爬到瞭葉皓軒的跟前,抱著葉皓軒的腿叫道:“隻要葉少饒我不死,你讓我怎麼樣我都願意。”“滾一邊去。”葉皓軒皺瞭皺眉頭,把他踹到瞭一邊,他看向瞭常峰:“鬱峰,你怎麼看呢?”“一切由葉少做主。”鬱峰道:“我知道,葉少最討厭的就是背叛,花玥做的事情,不可原諒,雖然他之後想過補救,但那是他在知道大勢已去的情況下才做出的舉動,所以我不發表評論,一切由葉少定奪。”“鬱峰,我們是兄弟,你怎麼能這樣,你幫我說說話啊。”花玥憤怒的盯鬱峰:“如果不是我,你已經死瞭,你現在還能站在這裡安然無恙的說話嗎?”鬱峰不說話,他隻是看著葉皓軒。葉皓軒站瞭起來,他走到花玥的跟前道:“知道嗎?我對於我信任的人,都是要當做兄弟的,可惜的是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