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216章 真難為你瞭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27:56

“哎,真難為你瞭。”葉皓軒拍瞭拍黃強的肩膀道:“中午瞭,吃點東西在走。”“放心吧,我們有一口吃的,也就有你們一份。”黃強道:“我們都是軍人,沒有丟下自己同胞的習慣,在異地,而且還是在這個未知的世界裡,能遇到自己的同胞太難瞭。”“而且,有些時候遇到的同胞,已經是瀕死的同胞,我們也沒有辦法救他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我們眼前死去,那心情,別提有多難受瞭。”“黃哥好人,好人有好報的。”葉皓軒笑道:“另外 你們的地圖已經更新瞭,所以現在的區域已經發生瞭改變,按照地圖上的安全區域走,其實已經不安全瞭,所以,小心點吧。”“還有這這樣的事情?”黃強吃瞭一驚:“你怎麼知道的?”“我剛才遇到瞭緊急慘況,不過還好我跑的快。”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好瞭,我知道瞭,休息吧,謝謝提醒。”黃強拍拍葉皓軒的肩膀,然後轉身離開瞭。休息瞭片刻,便開始分發幹糧瞭,由於眾人的補給不多瞭,所以大傢都隻能分到一點,這一點東西肯定是吃不飽的,但是大傢現在隻能維持著體力就行。所有人當中,隻有李教授的東西最多,分量最足,也隻有他能吃飽,他拿著壓縮餅幹啃瞭幾口,皺眉道:“午餐肉呢?最近幾天天天吃這個,你們煩不煩?”“另外,我是老人傢,你們讓我啃這麼硬的東西,你們的居心何在?”李教授越說越怒,他居然把手中的壓縮餅幹擲在瞭地上,他站起來叫道:“我要吃好的。”“你有病吧。”分發幹糧的高瘦隊員怒瞭,他這一路上已經受夠這老東西瞭,他喝道:“我們大傢的補給本來就不多瞭,也隻有你一個人能吃飽,其他人都是半飽的狀態,你還想怎麼樣?”“你什麼態度?你這是下級對上級說話的態度嗎?我告訴你,我是享受中科院津貼的院士,你們這樣對我說話,當心我回去投訴你們。”“你這老東西,不可理喻。”這高瘦隊員大怒,他上前就要動手,真的,本來做為一名隊員,他的理智還是有的,但這老東西這一路來事情太多瞭,這已經讓大傢的忍耐到瞭極限,他現在就想去揍這老東西一頓。“李虎,幹什麼?”黃強走瞭過來,一把拉住瞭已經舉起手的李虎。“隊長,我受夠這老東西瞭。”李虎喝道:“有幾個兄弟們為瞭他已經送命瞭,現在這傢夥還像是皇帝老子似的在這裡坐著人五人六的,我受不瞭瞭,我拼著這身衣服不要瞭,也要揍他一頓。”李虎說著就要上前揍那老頭,大傢連忙站起來勸阻。李教授也嚇瞭一跳,他跳起來躲到瞭眾人的背後,指著李虎叫道:“我告訴你,你的前途沒有瞭,你沒救瞭,你的生涯就這樣瞭,你不懂得尊重上級,不懂得尊重老人,你這輩子完瞭,我回去要投訴你。”“行,你投訴我,我先揍你一頓在說。”李虎說著推開眾人就要上前。“李虎,夠瞭。”黃強怒瞭,他喝道:“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你還像是我手底下的兵嗎?我告訴你,你今天要動手瞭,就不要認我這個老大瞭。”“隊長。”李虎停下瞭手,他眼睛裡噙著淚道:“如果不是這老東西指揮著我們的兄弟去做一些危險的事情,根本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要知道我們的小隊護送科研人員不是第一次瞭,一直是零傷亡,全是因為這老東西。”的確,因為現在對新世界的探索,所以各國的科學傢都很勤奮,各國也很重視,華夏方面成立瞭科研護送小姐,黃強的隊伍是最好的隊伍,一直是以零傷亡的形式稱霸全軍的。但是這一次損兵折將瞭很多,這讓所有人的心裡都有些不舒服,李虎的話讓幾個鐵骨錚錚的漢子黯然淚下。“李虎,發生這樣的事情,是誰都不願意看到的,但是你要知道,事情已經發生瞭。”黃強嘆道:“我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帶著我們活著的隊友,繼續向前走,直到走出這片區域,你懂嗎?”“我懂,隊長,對不起,是我沖動瞭。”李虎含著淚點點頭。“原地休息,吃點東西喝點水,半個小時以後出發。”李虎看瞭看時間,做出瞭命令。所有的人都坐下來,開始休整,隻有那李教授還罵罵咧咧的不肯吃東西,他看到瞭葉皓軒和南宮音手中的水,又跳起來喝道:“他們算什麼人,他們也能吃我們的東西嗎?”“李教授,你放心,他們吃的東西,是從我們的補給中分出來的,你們的還是你們的,互不相幹。”黃強按捺著性子說。“黃強,這些補給都是有數的,現在你養瞭兩個閑人,這導致我們的補給更少瞭,你是什麼居心,你是想讓我們全部死在這裡嗎?”李教授叫道。“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們一個人也不會死。”黃強終於怒瞭:“補給是我的,所有的事情,我都一力承擔,這些事情,不勞你操心瞭。”“行,黃強,你行,你等著出去以後接受處分吧。”李教授坐瞭下來,他開始吃東西瞭起來,他不在理會黃強。“這些東西,確實難以入口啊。”葉皓軒搖搖頭,他把手裡的東西放下。“你們是沒吃過苦吧。”有個隊員幽幽的說:“我真不知道你們兩口子是怎麼活著走到現在的,這比沙漠裡的條件還要艱苦。”“要不,我請大傢吃點東西吧。”葉皓軒笑呵呵的說。“你?”那隊員有些詫異的看著葉皓軒,他有點不相信葉皓軒的話,因為葉皓軒現在根本就是身無長物,不要說他請大傢吃東西瞭,他現在連瓶水都拿不出來。“是啊,哈哈,大傢這幾天吃幹糧喝涼水,很艱苦吧,來來,喝口熱湯,稍等啊。”葉皓軒微微一笑,他走到一片空地上,開始挖坑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