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235章 激戰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0:43

咔嚓,一根手腕粗的小樹被他的刀毫不費力的砍斷,他手中的大刀帶著一陣刀風向南希砍瞭過去。南希現在坐在一張很具有貴族風范的椅子上,他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眼看小夥子的大刀近瞭,他身後的一位待從突然站瞭起來,南希背後的待從都很沉默,主人不讓他們開口,他們絕對不會說一個字,但當他們真正的站出來的時候,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意卻是讓人心驚膽寒。小夥子明顯的愣瞭一下,然後他毫不猶豫的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向那待從身上砍去。那名待從突然身形一動,用鬼魅一般的身形漂 到瞭那個小夥子的身邊,緊緊的貼住瞭小夥子。這小夥子平時擅長的就是近身戰,而且他的速度快,身體強度高,平時全一個人拿著大刀,可以和幾個持槍的人對著砍都不落下風。但是這一次,意外卻發生瞭。南希的那名待從緊緊的貼著小夥子,兩人在這一瞬間四目相對,小夥子愣瞭一下,然後大吼一聲,手中的大刀呼的一聲向對方砍瞭過去。但是那名待從咧嘴一笑,他突然右手一伸,五根尖利的利爪出來,噗的一聲,小夥子的手腕被他這一爪齊腕抓斷。鮮血像是噴泉一般的流瞭下來,這小夥子也是一個硬氣的主,他右手被斬斷瞭,便左手還不閑著,他右手在自己的腰間一抽,一根三菱軍刺便從他手中抽瞭現來。猛的向前一揮,直取那名待從的要害處,但是那名待從身形詭異的一閃,閃到瞭他的身後,然後一爪向著他的後心抓瞭過去。噗的一聲,小夥子的嘴裡湧出大量的血水,他雙眼直直的看著前方,然後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瞭。那名待從拿出一條手帕,優雅的把自己手上的血給擦拭幹凈,然後他一言不發的退回瞭自己的隊伍。“看看,你們好好看看,你們不覺得這樣太血腥太殘忍瞭嗎?”南希做出一幅惋惜的樣子,他一邊搖頭一邊說:“何必呢?大傢都隻是混口飯吃罷瞭,何必為難自己呢?”“小一……”小夥子身後的幾個隊員憤怒的向南希的人沖瞭過來,揮動瞭他們手中的武器。“哦,華夏人。”南希微微的搖搖頭道:“我高估瞭你們的存在,呵呵,都說華夏方面招惹不得,我今天就要看看他們有什麼招惹不得,一個也不留。”他的話音一落,另外一名待從迅速的沖瞭出來,他的身形化做一團黑煙,這團黑煙圍著那幾個華夏人轉瞭一圈,然後又回到瞭當場。那幾名沖出來為自己兄弟報仇的人手中還保持著砍的動作,但是他們的身體卻僵在瞭當場不動瞭。過瞭幾秒鐘之後,噗的一聲,沖在最前面的那個人脖子裡噴出一抹血水來,他抹著自己的脖子,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掙紮瞭幾下之後便不動瞭。隨著他的倒下,餘下的人也一個接一個的倒在瞭地上,他們身上的要害都出現瞭不同程度的傷。震懾,絕對的震懾,那名北極熊右手一抓,一把巨大的斧頭已經出現在他手中,這傢夥是一個戰鬥型的壯漢,他們北極熊也向來有戰爭坦克之稱。這傢夥身上的強度加上他手中的巨斧,讓他簡直就成瞭一輛人形坦克。這北極熊是絕對的好戰分子,看到華夏那小夥子的人團滅瞭,他二話不說,吼的一聲上前,手中有半人高的巨斧二話不說就向南希的腦袋上招呼瞭過去。南希的手中多瞭一把小小的匕首,這把匕首在他手中不停的旋轉著,隨著敵人越來越近,他手中的匕首也越來越快。眼見北極熊在沖到他跟前瞭,他的目光在這一瞬間變得銳利瞭起來,他大喝一聲,手中的匕首突然向前穿去。小小的匕首在半空中一分為五,一把向著北極熊攻去,餘下的四把攻向他的同伴。在半強者巫力的催動下,北極熊的幾名同伴幾乎沒有任何反應的能力,全部倒在地上,他們向上的要害出現瞭一個小小的傷口,傷口不大,但足以能要瞭他們的命。北極熊大吼瞭一聲,手中的巨斧快速的舞動瞭起來,他在抵抗著那隻小小的匕首。匕首雖然小,但是它十分的靈巧,帶著一抹光跡圍著北極熊急速的旋轉著。北極熊手裡的巨斧雖然轉動的快,但是這架不住南希的匕首轉速極快。“呵呵,大塊頭,我陪你玩瞭這麼久瞭,是時候結束瞭。”南希似乎是有些疲憊瞭,他跟這大塊頭玩夠瞭。他白皙的雙手伸瞭出來,雙手交集在一起,然後用毫無一抓。隻見隨著他右手的轉動,那隻匕首在半空中迅速的加快瞭束,它圍著北極熊轉瞭一圈,然後回到瞭南希的手裡。北極熊似乎是在這一瞬間怔住瞭,他怔怔的站在當場,一動也不動,緊接著,他的身體一塊一塊的落瞭下來,成瞭一堆血肉模糊的爛肉。剛才這把匕首把他的身體給徹底的肢解瞭,北極熊也算是一個十分厲害的角色瞭,但是他在南希的跟前,連反抗一下的能力都沒有。“呵呵,還有你一個團隊,你覺得是你把你手裡的東西乖乖的交出來好呢,還是反抗好呢?”南希看向瞭最後一個團隊。這也是一個亞洲面孔,但是他的身體偏矮小一些,他應該是一個東洋人。不過這東洋人似乎是被嚇呆瞭,他呆呆的站在當場一動也不敢動,直到南希提到瞭他,他才回過神來。“哦,敬愛的愛爾蘭南希,我的傢族和你們的傢族是有生意上的往來的。”那東洋人發話瞭。“是嗎?你居然知道我們的傢族?”南希有些意外的看著這個東洋人,他倒沒有想到這個東洋人居然會認得他。“當然,聞名於世的愛爾蘭傢族,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我的哥哥就是負責我們傢族產業的,提到你們傢族,他總是一臉崇拜的對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