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358章 你沒這膽子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1:18

“姓葉的,我就知道,你沒有膽量把我從這裡丟下去。”餘少恭冷笑道:“你把你那一套收起來吧,我不吃你那一套。”“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冥頑不靈呢?”葉皓軒搖搖頭,他對這傢夥簡直要無語瞭,他雙眼中幽芒一閃,淡淡的說:“我是不會把你從這裡丟下去,你這種人,如果我把你丟下去,我會感覺臟瞭我的手,你還是自己跳下去吧。”“我自己跳下去?你瘋瞭吧。”餘少恭對葉皓軒怒目而視,他又沒毛病,他幹嘛要自己從這裡跳下去?葉皓軒這話有點傷人啊。“這可由不得你。”葉皓軒笑瞭,他的雙眼露出一絲駭人的光芒。餘少恭突然感覺自己的雙腿不受控制瞭,他向前邁出一步,站到瞭窗子的邊緣處,看著五層樓以下的東西,他感覺到腿腳發軟。“姓葉的,你對我做瞭什麼?”餘少恭嘶聲慘叫瞭起來,他知道葉皓軒是有些手段的,但是他不知道葉皓軒的手段到底是什麼手段,現在他知道瞭,這傢夥是想讓自己自殺啊。“我什麼也沒有對你做啊。”葉皓軒笑瞭笑道:“這是你自己要跳下去的,與我無關。”“葉皓軒,是我的錯,我道歉,我向你低頭。”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不停的向外走去,餘少恭越發越顯的害怕瞭,他嘶叫道:“你放瞭我,我們有什麼話好說,放瞭我……”“現在低頭瞭?認錯瞭?”葉皓軒笑瞭:“你剛才不是挺牛的嘛,呵呵,現在怎麼知道低頭瞭。”餘少恭的一隻腳已經邁出瞭窗臺,隻要他這一步落下去,他絕對要從五樓上掉下去,他心裡不由得破口大罵,你麻痹的換做是你,你不服軟嗎?“我認輸,葉皓軒,你放瞭我。”餘少恭是真的怕瞭,這傢夥雖然智謀無雙,但他是一個十足的貪生怕死之徒,他現在把他的面子地位全拋開瞭,他隻求不從這裡掉下去。“現在認輸瞭?晚瞭,而且我也覺得你沒誠意,你不是老覺得自己是一個大人物嗎?你不是老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嗎?”“呵呵,我期待你的表現,你千萬不要認輸,不然的話,多沒意思,我們還是繼續玩吧。”葉皓軒說著,他打瞭一個響指。餘少恭的另外一隻懸在半空中的腳驟然落下,他憤怒的瞪瞭葉皓軒一眼,然後他慘叫著,從五樓墜落。撲通……還是剛剛的位置,張五德剛被人拖走,又是一個人掉瞭下來,不過葉皓軒對於控制的力道十分精準,他能保證這傢夥從這麼高的地方落下來的時候不被摔死,而僅僅隻是摔斷瞭雙腿。撲通一聲,這個世界安靜瞭,葉皓軒神色淡然的回到瞭室內,他淡淡的說:“開始,清掃,學校周邊不管有什麼不合法的存在,全部清掃瞭,該抓該,該判判…”“好的老板。”王鐵拄咧嘴一笑。接下來的幾天裡,整個城市都在進行一場清掃行動,打著的旗號就是清掃大學周邊的不健康行為,黃毒賭以及非法借貸等東西。中醫學院附近是重點的打擊對象,而其他的高校周邊,也是經歷瞭一場肅風的整頓,這些是後話瞭。“江燕的傢屬又來瞭,這次比較過分瞭,他們糾集瞭一幫社會閑散人員,在我們學校的門口扯白條,然後通過微博轉發。”葉皓軒來到中醫學院的時候,怕到的則是這麼一個消息。“走,我們去看看吧。”葉皓軒說著,和鄭雙雙一起到瞭中醫學院的大門口處。大門口的地方,果然圍著一大群的人,其中為首的人就是江燕的傢屬,還有一群一眼就能看出來是群眾演員的人,而且那扯著的白佈條更是醒目,甚至直言點出要葉皓軒親自出面解決問題,至於一些污言穢語,在這裡就不多說瞭。“你們這樣,嚴重的影響 到瞭我們學校的正常運作。”保衛科的人正在試圖與江傢的人溝通,但江傢的人就是一幅油鹽不進的樣子。“我不管,我姐是在你們學校跳樓的,這件事情你們一定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的話我跟你們沒完。”江城怒道:“還有你們中醫學院,表面一套,背地裡一套,葉皓軒呢,他不是說幾天內給我回復嗎?現在他人呢?”“葉院長親自給你回復?”保安有些疑惑的看著江城,他真想說一句,你有病吧。現在誰不知道葉皓軒日理萬機,他的時間對於別人來說就是生命,他會在這裡給你處理這件事情?這件事情警方不是已經接手瞭嗎?這交給警方就是瞭,你們在這裡瞎起哄。“怎麼,他葉皓軒親口說出來的話,現在又想不承認瞭嗎?”江城喝道:“告訴你們,不要以為你們有錢有勢我們就怕你們瞭,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公義的……我們…”“我說過給你回復,就會給你回復,但你來這一出算什麼?”葉皓軒眉頭一皺道。“袁記者,你看,姓葉的出來瞭,前幾天溝通的時候他還威脅我,說如果我敢在鬧事的話,讓離不開京城,我們都是平頭老百姓,他這樣威脅我們,就是想把這件事情壓下去,我們隻有找你做主瞭袁記者。”葉皓軒不出來還好,那江母一看到葉皓軒出來瞭,她就更加起勁瞭。當下,一個記者的鏡頭馬上對準瞭葉皓軒,這正是袁真真,前段時間發表關於鄧強的不好的言論正是她發出來的。“請問葉先生,有這樣的事情嗎?”袁真真問。“我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葉皓軒皺著眉頭道:“袁女士,有些事情,你最好弄清楚之後在往你的直播節目裡面發,否則的話會冤枉好人的。”“我們做記者的,就是澄清事實,弄清楚真相,中醫學院女生跳樓,而且這個女生懷有身孕,這與你們中醫學院的高層有關系,所以我必須弄清楚真相。”袁真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