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361章 知道為什麼嗎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1:42

“因為那位老人是位好人,在這些年間,他收養瞭十多個孤兒,現在他那裡還有幾個沒有傢人的孩子需要養育,我們每年會資助他五百萬的資金。”葉皓軒說:“但是你們?呵呵,我看你們還是靠邊站吧。”“姓葉的,你不要太過分瞭,我們就是她的親人,你有賠償,也應該賠給我們,我不同意你賠給別人。”江城吼道。“那隨便你。”葉皓軒淡淡的說:“你說你們是她的親人,證據呢?”“我們可以驗證DNA。”江城憤怒的說。“那又能怎麼樣?”葉皓軒冷笑一聲,他盯著江燕的父母,冷冷的說:“我想你們兩個最清楚江燕的身世吧,她一歲多的時候,被你們拋棄,然後寄養在別人的傢裡,這麼多年來,你對她有過什麼關愛?”“哦,資料上顯示,你們還想把她賣給一個五十多歲的光棍做老婆?呵呵,說真的,我真沒有見過你們這麼不要臉的人,今天我算是見識到瞭。”“你,你胡說。”江母的都有些白瞭,因為她知道葉皓軒說的話是事實,而江燕小時候,她們確實把江燕給拋棄瞭,上一次如果不是老人報警,他們真的要強行把江燕帶走瞭。“我是不是胡說,很快就能證明,至於你們?呵呵,我覺得你們是在冒充死者傢屬,後果有多嚴重,你們清楚吧,別告訴我你們是她親人,就算你們是,現在也不是,告訴你們,我有些時候也是不講道理的。”“另外,你們身後是什麼人指使,我想你們也清楚。”葉皓軒冷冷的說:“你們不跟我講道理,我也不會跟你們講道理,信不信?”葉皓軒的聲音十分森冷,這讓江傢的一傢三口人不自由主的打瞭一個冷戰,他們也清楚葉皓軒的身份,他們也知道自己理虧,他們更怕萬一真的把葉皓軒給惹怒瞭,葉皓軒不按常理出牌,他們還真的危險瞭。這場鬧劇,終於還是收場瞭,江傢的一傢三口灰溜溜的離場瞭,至於說他們請來的 群眾演員,被葉皓軒一個一個的調查清楚,這些孫子們以後全部是曙光醫院的黑名單。“江燕的養父身份調查清楚瞭嗎?”辦公室裡,葉皓軒向鄭雙雙問道。“調查清楚瞭,年輕的時候是一位退伍的軍人,現在雙城那裡,以前他給別人做零工,養著十多個孩子,現在老瞭做不動瞭。”“那他的情況怎麼樣?”葉皓軒問。“情況還好,他那裡還有幾個孩子需要讀書,不過以前養大的孩子也懂得反哺瞭,他們會定時的給老人寄點錢,老人一直想辦一傢孤兒院,但是沒辦起來。”鄭雙雙道。“資助他,給他最大的資源。”葉皓軒說:“老人傢的想法一定要落實,這也算是我們為他做點事吧,這老人的心地還算善良的。”“好的,我知道瞭。”鄭雙雙微微的點點頭道:“那關於江燕的事情呢?”“翻頁瞭。”葉皓軒道:“事情調查清楚瞭,關於她的賠償,我們全部會寄到那老人那裡,而且每年會為他資助五百萬的資金或者物資,如果孤兒院辦起來瞭,這個數量追加。”“好的,我知道瞭。”鄭雙雙微微的點點頭道:“這件事情肯定是後面有人一手操作的,我們應該查查幕後的那個人到底是誰,他這樣做是什麼目的?”“呵呵,這個不用查。”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是誰這樣做的,我心裡有數,事情過去瞭,那是他自己認為過去瞭,我可不認為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就這樣算過去瞭,我可不是有仇不報的那種人啊。”在一傢豪華的私立醫院中,他一個別墅式的病房裡,餘少恭滿身繃帶,他從五樓上跳下去的時候,是被摔斷瞭雙腿,其實他身上其他地方是沒事的。但是摔那一傢夥讓那貨覺得自己混身上下都疼,所以就算是沒事,他也要求醫生給自己治,醫生說他其他地方沒事,他還把他的主治醫生給撤職瞭。後來的醫生沒辦法,不管他有傷沒傷,幹脆把他來個全身包裹算瞭,不然的話這傢夥會閑的蛋疼沒事找事。明明沒病,可是這傢夥偏偏叫囂著自己有病,醫生表示,他真的沒有見過這樣的人,這傢夥怕是瘋瞭吧。“龍少,餘少現在休息著呢,他不想見任何人。”有個保鏢跑過來對龍無炎說,龍無炎在這裡已經候瞭有一會兒瞭。說真的,如果換瞭其他人,龍無炎絕對不會這樣巴結著,但是沒辦法,餘少恭是唯一能和葉皓軒對著幹的人瞭,可是現在讓龍無炎不爽的是,就連餘少恭身邊的一個保鏢,說話的樣子也是牛氣哄哄的,這讓他有點氣不打一處來。但是想想為瞭對付葉皓軒,他還是把這口氣給忍瞭下來。“你告訴餘少,我帶來瞭龍鱗的良藥,隻要吃上一顆,他身上的傷就能痊愈。”龍無炎微微一笑道。“等著。”保鏢冷冰冰的拋出瞭一句話,然後轉身離開瞭。龍無炎深深的吸瞭一口氣,他在強忍著胸口的沖動,說真的,以他的脾氣,像是這個保鏢這麼囂張的樣子,龍無炎一巴掌抽死他。  可惜,現在他隻能忍著,因為對方的身份超然,他得利用對方對付葉皓軒,否則的話他分分鐘把這該死的保鏢給拍死,龍無炎覺得現在自己是在忍辱負重,為瞭把葉皓軒給幹掉他忍瞭。過瞭足足半個小時,那保鏢才從室內走瞭出來,他冷冰冰的拋出瞭一句話道:“餘少現在要見你,跟我來吧。”“好。”龍無炎的臉上擠出瞭一絲笑意,他強忍著心中的不快,跟著這傢夥向前走去,到瞭別墅的客廳裡,保鏢回頭道:“藥呢,拿出來吧。”“就是這個。”龍無炎拿出瞭一個小小的盒 子,他交給瞭那名保鏢道:“溫水服下,片刻便能痊愈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