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364章 產量有問題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2:11

“這個…”龍無炎有些尷尬,他結結巴巴的說:“產量有問題吧。”“你確定?”龍七盯著龍無炎,龍無炎在說謊,他一眼就看出來瞭。“這個,真的是產量有些問題,畢竟這是特供,要的人也多不是。”龍無炎點頭。“要的人多,就減少師父的量?師父是什麼身份,別人不知道,管事的還能不知道嗎?”龍錢怒道:“你給我說實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師父的酒為什麼接二連三的斷供。”“龍七師兄,我跟你實話實說瞭吧,你可千萬不要生氣。”龍無炎嘆瞭一口氣道:“你也知道,特供的配方是葉皓軒掌握著,這酒也是他提供的。”“沒錯,醫聖是吧,我聽說過,那又怎麼樣?”龍七問。“我,我和葉皓軒之間,有些沖突,所以他就把我們龍鱗上上下下大部分的特供全部給斷瞭,特別是師父的。”龍無炎低著頭歉意的說:“實在對不起龍七師兄,我會想辦法的,這一次的特供量很大,但是葉皓軒就是拿著不給。”“還有這樣的事情?”頭腦簡單的龍七不由得勃然大怒:“師父是什麼人?他是龍王,神一般的存在,姓葉的以為他自己是什麼瞭?別人叫他幾聲醫聖,他就真的以為自己超凡入聖瞭?”“那姓葉的就是故意的。”龍無炎做出一幅憤憤的樣子說:“他不斷別人的酒,就專門斷師父的,他這哪是跟我過不去,他這是跟師父過不去。”“這傢夥還說過師父不好的言論,說師父就是一個老不死……”“豈有此理。”龍七大怒,他右手一抓,一橫長槍已經出現在手中,他沉聲喝道:“不給酒是吧,我現在就去搶,我看誰敢攔著,敢說我們師父壞話,他姓葉的是活的不耐煩瞭吧。”“師兄,龍七師兄?”龍無炎連忙叫瞭一聲,但是現在龍七已經化做一溜輕煙,絕塵而去。看著離去的龍七,龍無炎的臉上露出瞭一幅陰冷的表情,他這位師兄是頭腦簡單,但是他的實力卻是不容質疑的,他要看看這一次葉皓軒怎麼應付。葉皓軒本來以為,今天能清凈一下,但是一大早他就接到瞭電話,說酒場被砸瞭,電話是王鐵拄打來的。葉皓軒清楚王鐵往,如果不是王鐵拄處理不瞭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打電話給自己瞭,既然是王鐵拄打來的,那麼砸場子的人,就一定不是一般人。“怎麼回事?”葉皓軒說:“有人明目張膽的搶酒?”“沒錯,龍鱗的人。”王鐵拄道:“而且來的人十分厲害,我們完全沒辦法處理,這傢夥的實力很強。”“行,我過去看看。”葉皓軒點頭,他有些鬱悶,龍鱗的人,都是一些超然物外的人,他們居然墮落到去酒場搶酒?開什麼國際玩笑呢,這裡面一定有問題。葉皓軒換瞭件衣服就出門瞭,半個小時以後,他趕到瞭酒廠的特供基地。現在的養生酒是紅遍整個地球,尤其是這些特供,效果和口味更是讓忘不瞭,現在一瓶特供的養生酒,黑市裡能炒到天價,盡管是這樣,每年流入市場的特供還是不多。葉皓軒趕到這裡的時候,看到這情形,他不由得大怒,特供的生產基地,可以說算是毀瞭,釀酒的設備被毀瞭,這裡的保安橫七豎八的躺著,他們務的都不輕。特供的負責人昏迷不醒,整個地方亂七八糟的,而且有一個看起來氣勢不凡的年輕人在那裡四平八穩的坐著,他手裡持著一根黑氣沉沉的長槍。這就是肇事者吧,葉皓軒一言不發,他走上前,伸手在特供負責人的身上點瞭幾下,負責人悠悠轉醒。看到葉皓軒,這負責人不由得失聲痛哭瞭起來:“葉醫生,我們的場子被人毀瞭,這人逼著我交出配方和特供來,否則的話就讓我們全部死。”“行瞭,我知道瞭,你下去休息吧,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去醫院,這裡交給我。”葉皓軒安慰道。打發走瞭負責人,葉皓軒吩咐把特供基地暫時給關瞭,受傷的人全部抬走,有幾個受傷特別重的,暫時抬到曙光醫院,等葉皓軒處理完瞭這裡的事情之後在去幫他們治療。處理完瞭一切之後,葉皓軒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隻見這個年輕人依舊是四平八穩的坐著,他仿佛把葉皓軒當做空氣一般。“你哪位?”葉皓軒皺瞭下眉頭,這傢夥確實是龍鱗的,因為他身上的氣息出賣瞭他,但是葉皓軒弄不明白,堂堂的龍鱗,居然會對他這一個小小的特供酒廠感興趣,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龍七。”龍七淡淡的回答道。“你是龍鱗的人?”葉皓軒問。“明知故問。”龍七冷笑一聲道:“你就是葉皓軒。”“你這不也是明知故問?”葉皓軒瞥瞭龍七一眼道:“你砸我場子,是幾個意思?你是不知道,這裡的特供是往哪裡供的。”“我當然知道。”龍七道:“今天我來這裡就是要向你討一個說法的。”龍七盯著葉皓軒道:“為什麼斷我師父的特供?”“你師父是哪位?”葉皓軒眉頭一皺道:“特供是我生產的,但不是我分配的,你要找人的話就找斷你供的人去,我可不負責這個。”“呵呵,誰不知道大權還在你手裡掌控著。”龍七冷冷的說:“我師父是龍王。”“龍王?”葉皓軒一頭霧水,他搖搖頭道:“我還真的不知道你師父是誰,但我不管你師父是誰的,打傷瞭我這裡的人,砸瞭我的特供基地,你總得說點什麼吧。”“你也不要以為你是龍鱗的,就可以在這裡胡作非為,我告訴你,不管是誰,敢在我這裡惹事的,就要付出代價。”“呵呵,我早就聽說葉皓軒十分囂張,以前的時候我沒有見識過,但是現在我見識到你的囂張瞭。”龍七冷笑一聲,他右手一抓,手中的長槍出現,長槍頓地,啪的一聲,槍柄下方的水泥地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