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365章 鬧事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2:23

“實力很強嘛,難怪敢在我這裡鬧事。”葉皓軒笑瞭。“姓葉的,我師父是何等人物?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這裡也要受你的牽制,他不過就是想喝點酒而已,你和龍無炎有恩怨,別牽扯到我師父。”龍七喝道。“龍無炎?”葉皓軒微微的一愣,說真的,他被這傢夥弄的更加沒頭沒腦瞭,他聽不懂這傢夥話裡的意思,但至少他明白瞭一點,這事情怕是因龍無炎而起。“沒錯。”龍七冷笑道:“今天我砸你的場子,傷瞭你的人,就是給你一個警告,以後在龍鱗那裡,悠著點,我們那裡的人你招惹不起。”“這是個傻逼吧。”葉皓軒眉頭一皺,他簡直無語瞭,他隱約感覺到,這傢夥是被人利用瞭,但葉皓軒才不管那麼多,你被人利用瞭,就來我這裡搞事情?砸瞭他的地盤,傷瞭他的人,這傢夥總得留下來點什麼吧。“限你五分鐘內,給你做的這一切事情做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的話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龍鱗的人,哪怕是龍翔親自來瞭,我照揍不誤。”葉皓軒說。“無炎果然沒說錯,你很囂張。”龍七手中長槍向前一指,他沉聲喝道:“今天我就要教訓教訓你 這麼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夥。”隨著龍七手中長槍一指,他身上驟然出現一套黑甲,影龍衛,一旦進入戰鬥狀態的時候,不把對方打死是不肯罷休的,這龍七的腦袋也確實有點問題,龍無炎挑拔幾句,他就真的過來找葉皓軒麻煩瞭。“影龍衛?”葉皓軒瞬間認出來瞭這貨的身份,他心中殺機四起,影龍衛這種逆天的存在,是關系到龍鱗生死存亡時候才能出現的。他之前對於影龍衛也有所耳聞,他一直以為這些人是超然物外,不理會凡間的事情的,但是今天看來,他錯瞭,這些傢夥們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尤其眼前這個龍七,這貨就是一個二百五,受人挑拔幾句就來找葉皓軒的麻煩,而且還直接進入戰鬥狀態,這貨是要作死啊。影龍衛一旦進入戰鬥的狀態,是不會說話的,他們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把對方給往死裡打,現在的龍七就是這個狀態,他雙眼赤紅,手中長槍一挑,向葉皓軒氣勢洶洶的沖來。“傻逼。”葉皓軒怒瞭,這傢夥一上場就下死手,而且砸瞭他的地盤,傷瞭他的人,葉皓軒要忍瞭,他就不是葉皓軒瞭。雖然葉皓軒明白這貨可能是受人利用瞭,但他現在也管不瞭這麼多瞭,他可聽說,影龍衛一旦進入戰鬥狀態,不把人給打死是不會罷休的。欺人也太甚瞭吧,葉皓軒右手一抓,太常出現在手中,他迎著龍七沖瞭過去,太常幻化出湛藍色的光華,在葉皓軒的身邊泛起一朵朵的劍花。同時,星辰之力在太常劍身上瘋狂的運轉,一劍一槍在空中交匯,嗡的一聲響,兩人的身影被一道熾熱的白光所掩蓋。畢竟這裡是白天,雖然支走瞭人,但難免這一幕不會暴露在普通人的眼前,所以葉皓軒力求速戰速決,一劍擊出以後,他動用星辰之力。影龍衛雖然十分厲害,但是在葉皓軒接二連三的手段下,他們也有些抗不住,數道劍芒沖天而起,挾帶著九天星辰之力,一切恢復瞭平靜之後,龍七站在當場,他手中的長槍支地,他臉上露出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影龍衛的身份,在葉皓軒的跟前其實根本不值得一提。“好…厲害。”龍七吐出瞭這一句話,然後他高大的身軀撲通一聲向後倒去,他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瞭。龍錢的死,讓整個龍鱗幾乎都炸瞭。誰也想不到,龍七居然會為瞭幾瓶酒去找葉皓軒的麻煩,誰也沒想到,他會直接進入戰鬥狀態。影龍衛的人本來就不多,大概十人左右,而且龍影龍是龍鱗的寶貝一般,這麼一來,事情有些鬧大瞭,葉皓軒也被叫去問話,但懾於葉皓軒的身份,相關部門也隻是稍微的問瞭幾個像征性的問題,然後便放葉皓軒回去瞭。隻是龍鱗這裡,今天晚上註定不太平瞭。影龍衛,來是龍鱗最後的殺手鐧,隻有關系到龍鱗生死存亡的時候,影龍衛才會挺身而出。他們每一個人,都像是寶一般,不管是對龍鱗也好,還是對誰也好,都是有著非凡意思的。但是龍七居然死瞭,他的死,在龍鱗造成瞭很大的轟動,現在影龍衛所有人都身披重甲,他們手持武器,隻等那位老人一聲令下,他們便殺出去。龍七不能白死,這是他們所有人心中閃過的念頭,因為影龍衛,是同生共死,榮辱與共的。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一直在清掃著院子,這是龍鱗最小的一處院落,這個院落平時幾乎沒有人關註,因為這個地方是下人住的地方。掃地的雜役,廚房的火夫,以及端盤子洗碗的下人,都是在這裡住著的。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這些平時照顧龍鱗起居的人一群人,居然是傳說中的影龍衛。對於龍鱗大多數人來說,影龍衛其實隻是一個傳說,他們龍鱗之前的輝煌,也是一個傳說。因為現在的龍鱗,跟起遠古時代的龍鱗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之前的龍鱗,號令真武界,無人不從,但是現在的龍鱗,卻依附在人類的旁邊,供人類差遣。他們是龍鱗,他們是龍族,他們身體裡面淌著的是真龍之血,這讓他們不由得有些懷疑,他們龍鱗,是不是真的輝煌過。而龍族中的戰士,影龍衛,對他們來說更是一個遙遠的傳說,他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這種把信仰當做生命的存在。那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年齡看起來很大瞭,他每走一步,都有些顫抖,但是他的每一步落下,都十分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