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367章 不自然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2:44

“這是心虛的表現,所以我在給你一次機會,讓你把話給說清楚。”龍無炎的身體開始抖瞭起來,他的身體像是篩糠一般,但是他想想這其中的利害,愣是咬咬牙,把心中的恐懼給戰腥瞭。他還是那話:“師父,這一切都是葉皓軒造成的。”“我是喜歡酒,但是我的特供也沒斷過,是誰告訴龍七,我的特供斷瞭?”龍王道。“師父,之前是沒斷過,但是最近幾期斷瞭。”龍無炎抬起頭道:“就是因為我和葉皓軒之間有些恩怨,所以他處處刁難我們龍鱗。”“好嘛,事情終於說到正點上瞭。”龍王冷冷的說:“一切都不是重點吧,重點是,你和葉皓軒之間,有些恩怨,對吧。”“對,對的,我和葉皓軒之間是有些恩怨,但是師父……”龍無炎結結巴巴的說。但是他沒有說完,龍王就一巴掌抽在瞭他的臉上,龍王這一巴掌可是用上瞭真氣,龍無炎的半邊臉都被抽碎瞭,他的身體猛的一震,然後向外盤旋飛跌瞭出去,足足翻滾出去十幾米,才倒在地上。“師父……”龍無炎受傷並不重,他吃驚的看著龍王,表情又驚又懼,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龍王抽他這一巴掌到底是為瞭什麼。龍王的舉動讓所有的影龍衛都震驚瞭,他們吃驚的看著龍王,用疑惑不解的表情看著龍無炎,一時間不明白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龍七傷瞭普通人,這不重要,他端瞭葉皓軒的酒廠,這也不重要,他和葉皓軒決定,這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葉皓軒有恩怨,對吧?”龍王一步踏出,等他落地的時候,已經到瞭龍無炎的身邊,本來他像是一個垂暮之年的老人,但是就在這一瞬間,他卻好像是換瞭一個人一般,他精神抖擻,說起話來也殺氣騰騰。活瞭千萬年的龍王,氣勢豈是龍無炎所能抵抗的瞭的?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整個人發起抖來。“師,師父。”龍無炎戰戰兢兢的跪倒在地上,龍王的殺意讓他心驚膽戰,他相信,如果龍王知道真相的話,一定會殺瞭他的。“不要叫我師父,我隻要你一句實話,是不是你挑唆小七去外面的?小七的個性我最清楚,憨厚老實,但是他的腦袋是有些問題的,所以有些時候,影龍衛的一些東西,他學不會。”“但他向來是一個守規矩的人,聽話的人,如果不是你挑唆他,他是不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的,我在給你一次機會,你是說,還是不說?”龍王喝道。“師父。”龍無炎磕頭如搗蒜,他大叫道:“該說的,我剛才已經說瞭,我說的都是實話,都是實話啊,我真的沒有挑唆,是師兄自己聽到以後出去的。”龍王向前走一步,他周身四處出現一抹瑩光,這是他動殺意的表現,他沉聲喝道:“你是不是想死?”天際間,原本是碧空如洗,萬裡無雲的,但是隨著龍王這一怒,天空中滿是陰雲,一道一道的陰雲瘋狂的向這邊聚集著,這些雲就好像是長瞭眼睛一樣,從四面八方向這一片聚攏。一個看起來粘稠的雲層在這裡形成,天際間的雲層,就好像是藏著一個猛獸一般,讓所有人都不自由的感覺到心驚膽戰。這一幕把整個龍鱗都給驚動瞭,龍翔本來在和幾位長老商議著一些事情,他突然臉色一變,迅速的出門,那幾位長老反應比他慢瞭半拍,但他們也緊接著趕瞭出去。這個平時幾乎被人遺忘的後院,現在幾乎聚滿瞭人,大傢都有些驚訝的看著這個平時老古龍鐘,負責掃地的老人。據說,這個老人是龍鱗的奴仆,他在龍鱗呆瞭很長的時間,龍鱗看他孤苦一人,所以就讓他留在這裡養老。平時這個老人好像是一陣風就能吹倒似的,但是現在他露出的真正面目讓人感覺到心驚膽戰。他佝僂的身體,在這一瞬間仿佛高大瞭不少,而且他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有種想跪地膜拜的感覺。沒有人知道這是為什麼,他們隻是震驚的看著這個發怒的老人,龍王一怒,千裡皆驚。突然,轟隆一聲響,半空中響起一個炸雷,緊接著,大雨從天而降,現在的季節,是不可能突然就來一場雨的,但是它卻確確實實的下雨瞭,這讓所有的人都不知所措。“龍老。”龍翔匆匆忙忙的趕瞭過來,他分開人群,走到瞭龍王的跟前,他雙手一揖,努力的用一幅鎮定的語氣說:“不管無炎犯下什麼錯,請龍老暫且息怒,我一定會給龍老一個交待的。”龍王身上的氣息漸漸的斂去,他又成瞭那個隨時都有可能會被風吹倒的老人,他淡淡的說:“你要記得,你執掌龍鱗時所發的誓言,如果這件事情你不給我一個交待,以後,龍鱗的生死,與我無關。”多少年瞭,龍王這是第一次發怒,嚴格來說,影龍衛的這些人,不算是人,他們是被秘咒加身的傀儡,他們原本是死士,沒有一點情感。但是龍王賦予他們情感,用千年的時間讓他們有瞭情感,能讓他們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他們每一個人雖然都是影龍衛,但事實上,他們都是龍王的孩子。而且他們是影龍衛,是守衛著龍鱗的最後力量,但是讓龍王寒心的是,他們卻被人利用,讓他們去送死。龍王的話幾乎像是炸雷一般在龍翔的耳邊響起,影龍衛的職責,是從萬年前就傳承下來的,他們就是要守護著龍鱗,不管什麼原因,他們都不能離開。但是龍王今天說,如果這件事情不給他一個交待,龍鱗的生死與他無關,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可想而知。“龍老請放心,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會給你一個交待。”龍翔微微的一拱手道。龍王不在說話,他隻是轉過身去,緩緩的離開瞭這裡,他的背影看起來有幾分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