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632章 為什麼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5:01

“不委屈,剛開始的時候,我也確實岔岔不平,明明錯不在我,為什麼非要我出來抗這個雷?呵呵,但是經過這麼多年的沉淀,我已經看開瞭,呵呵,其實這些年在傢裡,我在十裡八村裡倒也博瞭個好名聲。”“而且這些年,沒有那麼多條條框框的限制,我覺的挺好,我接觸的病人更多,其實這樣,才讓我活的像是一個醫生點。”李老笑道。“隻要你願意,隨時都能回來。”許老道:“你走瞭之後,各位都很惦記你啊,你的偏方和一些特殊的療法,別人都沒有,而且你跟著各位領導的時間久瞭,他們的身T狀況你最瞭解。”“不行瞭,人老瞭。”李老搖搖頭,他嘆瞭一口氣道:“現在我連X位都分不清楚瞭,拿針的手,都已經顫抖瞭,這要是真的出瞭什麼事故,我可擔不起瞭。”“可惜瞭,你那一手針灸法。”許老有些惋惜的說:“你這種人,一天不拿針心裡就難受,現在你退休瞭,能閑得住?”“人老瞭,閑不住也得閑。”李老笑道:“這不,我把我的針,傳給小葉瞭,以後,他就算是我的傳人瞭,哈哈。”“你叫葉皓軒?”許老回頭向葉皓軒問道。“是的許老,我叫葉皓軒。”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不錯,不錯。”許老微微一笑道:“老李對他的針可是金貴的很,平時別人碰都不能碰一下,現在居然傳給瞭你,看來小夥子確實是有過人之處啊。”“粗略的懂一點醫生,是李老抬ai瞭。”葉皓軒笑瞭笑,雖然他不知道這老頭是誰,但是這老頭氣度不凡,一看就知道是久居上位的人物,李老這樣說,也是幫葉皓軒一把。“哈哈,年輕人挺謙虛的。”許老哈哈大笑道:“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多謝你瞭,如果不是你,我這條老命就有可能J待在這裡瞭。”“應該做的,許老肺部的問題已經不短瞭,我建議及早治療比較好,盡早除根,也少受罪。”葉皓軒笑道。“真的能去根嗎?”許老微微的一愣,他的這個mao現,雖然說要不瞭命,但是說真的,發作的時候是十分痛苦的,隻是這種慢X疾病,一直沒有什麼好的療效,隻能慢慢的控制,現在葉皓軒說能除根,這讓他有些不相信。“能的,不算什麼嚴重的病。”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許老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在這裡呆上J天,我保證,三天過後,Y到病除。”“好,哈哈,那我就在這裡多呆J天,反正也挺長時間沒有見到老李瞭,多住J天就當散心。”許老哈哈大笑道:“小夥子,拜托你瞭。”“呵呵,一定不會讓許老失望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爺爺,醫院那邊已經安排好瞭,現在就過去吧。”就在這個時候,少nv的腦袋伸瞭進來。“好好,我們現在就過去,介紹一下,我孫nv許宜。”許老道。“哈哈,這小丫頭,小時候我還見過,那時候還在懷裡抱著呢,可是一眨眼都長這麼大瞭。”李老哈哈笑道:“老許,你先過去吧,安頓好後我在去看你,身T要緊,這J天還是要以多休息為主。”“李老,這位許老是什麼人物?”出瞭門以後,葉皓軒向李老問道,雖然和那位老人有些接觸,但是葉皓軒並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是什麼。不過從他說話的語氣以及神情上來看,他絕對是一個有地位的人,隻是葉皓軒不知道他是何方神聖。葉皓軒所在的這個世界,和他自己之前所在的世界是不一樣的,這裡的有些東西已經發生瞭變化,所以在不同的位面中,一個人的經歷也是不同的,隻是葉皓軒暫時沒有辦法離開這裡罷瞭。“a市的許傢,在a市,可是屬於豪門世傢。”李老笑瞭笑,他向上指瞭指道“上面的人,身份不用我多說瞭吧,現在雖然退休瞭,但是許傢在a市的地位可不容忽視。”“明白瞭。”葉皓軒一點就透,雖然沒有明說許老的身份是什麼,但是他已經猜出來,這老頭的身份也非同小可,而且他也知道,關於許傢,在a市是一個傳說。“我以前是跟在他身邊,屬於他的專屬醫生,專門給上面的領導看病的。”李老笑瞭笑道:“但是有一次,發生瞭一個醫療事故,事故的責任不在我,但出事的那個人,關系非常Y,而且這次事情鬧的大,一弄不瞭,是要引起國際糾紛的。”“所以必須有一個人出來承擔責任,那個人便是我,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抗下瞭,這也是為什麼我提前退休,而且到老傢之後,沒有任何醫療系統敢和我沾上關系的原因。”李老嘆道。葉皓軒愣瞭愣,他隻知道李老以前身份不一般,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提前退休瞭,本來以他的中醫地位,就算 退休瞭,回到老傢也是十分受歡迎的,各大醫療機構肯定會搶著請他去。但是他回來以後無人津,隻能在小村莊裡給人看病,他的名聲也僅限於這些小村莊的十裡八鄉,這就有些耐人尋味瞭。“李老,你的醫術在這地方,真的是屈才瞭。”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隻是,當年受到的冤屈,你難道真的能忍下來不成?”“不能忍又能怎麼樣?”李老微微一笑道:“事情都已經到瞭這一步瞭,就算是不能忍,也得忍瞭,這口氣,你就算是咽不下去,也必須得咽瞭,不然的話能怎麼辦?”“可是…”葉皓軒猶豫瞭一下,他終究還是沒在說什麼,因為他覺得,中醫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李老傢裡,世代都是中醫,但是他受到瞭這麼大的冤屈,他真的能忍下來嗎?“哈哈,小葉,過去的事情不用在提瞭,在提也沒有什麼意思。”李老哈哈大笑道:“其實你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哪裡有真正的公平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