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644章 你不願意?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7:03

“你是不願意幫我嗎?”看著葉皓軒,良久,李柔才嘆瞭一口氣。看書閣bsp; “不是不願意幫你,是因為,他比我有實力一點。”葉皓軒笑瞭笑道:“你們女人,應該依附更加強大一點的男人,這點你比我更清楚吧。”“在你眼裡,我是那種女人嗎?”李柔盯著葉皓軒看瞭半天,她突然笑瞭。“你與她們不一樣。”葉皓軒搖搖頭,李柔確實是與其他人有些不一樣,畢竟這是一個受過良好傢教的人。“呵呵,不用否認,在你眼裡,我就是那樣的人。”李柔盯著葉皓軒,她咬牙切齒的說:“在你們男人心中,女人永遠都是一樣玩物罷瞭,我說的對嗎?”“也不全是。”葉皓軒搖搖頭道:“世界這麼大,總有些巾幗不讓須眉的女人的。”“但那絕對不是我。”李柔突然抬高瞭聲音,她激動的喝道:“我知道,你始終看不起我,在你眼裡,我和那些風塵女子沒有什麼兩樣。”“可是你絕望過嗎?你知道那種被逼的走投無路的樣子是什麼樣子嗎?”李柔喊道:“他們沖到我傢裡,威脅我母女兩個。”“父親躺在病房裡面奄奄一息,而那人又逼著我們還錢,換瞭你,你會怎麼樣?我,我隻不過是一個女人罷瞭。”李柔嘶竭底裡的喊著,她伏下身子,失聲痛哭瞭起來。“你放心吧,那些人不敢怎麼樣。”葉皓軒道:“畢竟我們這個社會還是法制社會,我賭他們不敢亂來。”“呵呵,是啊,這是一個法制社會,但是那些要貸的人,他們比你更精通法律,他們比你們更知道如何規避風險,他們鉆法律的空子超乎你的想像之外。”李柔道。“你敢想像他們半夜三更在你傢門口喝酒喧嘩嗎?你想過一群紋著身的男人堵著你的路是什麼樣的感覺嗎?你知道因為你影響到瞭學校的正常秩序,校長會怎麼對待你嗎?”李柔嘶聲道。葉皓軒苦笑,的確,這些事情,是一般人承受不瞭的,李柔說的對,她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女人罷瞭。有些事情,她是承受不起的,面對那些人的時候,她確實是沒有一點辦法。“你所說的,我都知道,我也知道你一個女人,承受不瞭太多的東西。”葉皓軒走到她身邊,拍拍她的肩膀道:“我隻是想告訴你,人生沒有邁不過去的坎。”“所以你得振作起來,你父母的年紀大瞭,他們現在唯一指望的隻有你瞭,如果沒有你,他們更活不下去。”“我知道,你說的我都知道。”李柔搖搖頭,她流著淚說:“我想去賺錢但是我放不開,我不可能像那些女人一樣放下身段去取悅男人。”“有些人說我清高,有些人說我自作自受,她們看不起我”李柔喊道:“可是,她們不懂,我與她們,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哪怕是我在窮,在苦,在走投無路,但是我不會像她樣那樣,這並不是清高,這隻是我精神上,感情上的潔癖。”“我懂,我瞭解。”葉皓軒點點頭,他嘆瞭一口氣道:“這個世界上,受傷最深的人,往往就是那些有原則的人,所以我懂你的心情,或許別的地方我幫不瞭你,但是你父親的病情,我或許可以幫你一把。”“你是醫生嗎?”李柔抬頭看瞭葉皓軒一眼。“沒錯,我是醫生。”葉皓軒點頭道:“你帶我去醫院看看,我能幫得上忙。”“我父親的情況很嚴重。”李柔搖搖頭道:“他一直在重癥監護室裡面,已經有三個月瞭,醫生也暗示過我們應該放棄。”“哦,那你為什麼不放棄?”葉皓軒問。“他是我父親,他是生我養我的人,哪怕是隻有一絲希望,我也不會放棄”“挺有孝心的人。”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有孝心的人運氣是不會太差的,呵呵,走吧,帶我去醫院看看你父親。”“省級的專傢都來過瞭,他們都不看好。”李柔搖搖頭,她說:“謝謝你的好心,但是,真的不用瞭。”李柔並不認識葉皓軒,她也不知道葉皓軒在醫學上面有多強的權威,她隻是把葉皓軒當成瞭一個懂一點醫術的人罷瞭。但是自己父親的情況,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專傢都沒有辦法的事情,她實在是不報什麼希望。“我是誠心在幫你,如果你真的覺得我幫不忙,那就算瞭。”葉皓軒苦笑一聲,他也知道,自己看起來並不像是什麼高人,但是對於中風這些小問題,他真的是手到擒來的。“你真的能幫得上忙嗎?”李柔這才意識到葉皓軒並不是在開玩笑的,她有些詫異的看著葉皓軒,她有點不相信葉皓軒說的話。“能不能幫得上,試試不就知道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信得過我,就帶著我去看看,如果信不過我,當做我沒說。”“不我相信你,那你跟著我走一趟吧。”李柔說。她跟葉皓軒並不熟,今天晚上才認識,而且李柔又不像是其他的女人那樣貼著葉皓軒,她隻是坐的遠遠的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葉皓軒身上有一股天然的親和力,給人一種莫名其妙的信服感。“好,不敢百分之百保證,但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希望。”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感謝信任,我們走吧。”“是我該謝謝你。”李柔說:“不管結果如何,都謝謝你。”“哈哈,你這份道謝,我收到瞭,你放心,謝謝這兩個字,我一定不會讓你白叫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縣醫院,重癥科重癥監護室一般是不能讓普通人進去的,但是李柔在這裡面有親戚,通融一下,葉皓軒也就進去瞭。病人的確是很嚴重,當然,這是對普通人來說,是挺嚴重的,以現有的醫學手段,放棄治療是最好的辦法。k180817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