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648章 厲害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7:50

“年輕人,柔柔他爸,一直是一個好強的人,他是書香門弟出身,最重視的就是教育和面子,現在我那個不孝的兒子惹出這麼大的禍來,對他來說,一直是一道難過的坎啊。,精彩小說免費閱讀!”李母嘆瞭一口氣道。“所以解鈴還須系鈴人。”葉皓軒說:“想想辦法,讓他回來,認個錯,他就會把這件事情給忘瞭,不然的話,他會一直耿耿於懷。”“我,我會想辦法讓他回來的。”李柔的臉上露出一絲為難的神色,但她還是點點頭。“好瞭,病人已經醒瞭,我的建議是轉普通的病房,王醫生,你看怎麼樣?”葉皓軒說。“這位”“葉醫生。”一邊的李柔連忙說。“哦哦,葉醫生,你真的是太厲害瞭,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王醫生連忙說。葉皓軒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真的讓他嘆為觀止,他是李父的主治醫生,他是最清楚李父的情況的,本來葉皓軒來這裡治,他是不報一點希望的,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葉皓軒居然幾針就把病人給紮好瞭。這份實力,放眼全國,恐怕都找不出來幾個,他現在已經把葉皓軒給當做高人瞭。“那好,常規治療什麼的都不需要瞭,這幾天我會每天過來觀察情況的,如果沒事的話,就可以出院瞭。”“好的,好的,一切都按照你的吩咐去。”王醫生點頭。“這位,是田醫生吧。”葉皓軒笑道:“我確實是許老的主治醫生,今天也是許老讓我過來看看情況的,如果你不相信,就往上報吧,不過我覺得你們院長應該會給你一個交待的。”“不不不,小葉醫生,我年齡比你大,托大叫你小葉醫生沒問題吧。”田守望這才回過神來,他連忙說。“沒問題。”葉皓軒點頭。“小葉醫生啊,剛才是我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沖撞瞭你,你千萬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啊。”田守望的臉現在幾乎都要擠成一朵菊花瞭。本來他是想抓著王醫生的小辨子不放的, 但是葉皓軒露這一手,讓他整個人都震驚瞭,他又不是傻子,葉皓軒既然能展現出來這麼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那麼他所說的是許老主治醫生的事情,應該是不離十瞭。田守望雖然人品是有點問題,但是他可不傻,要時真的讓許老不高興瞭,那麼以後這裡還有他混的餘地嗎?所以現在他隻得向葉皓軒服軟。哪怕是他這麼一大把年紀瞭,舔著臉向葉皓軒說話好,但他也得咬著牙討好下去,沒準葉皓軒一高興,提攜一下,那他這一輩子都受用不盡。“你還需要向院長匯報嗎?”葉皓軒問道。“不不,不需要瞭。”田守望連忙搖頭。“那你還需要去報警嗎?”葉皓軒在問。“當然不會。”田守望擠出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來,說真的,現在借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胡來瞭,畢竟他招惹不起這樣的人。“那就好,田醫生你自己掂量著點吧。”葉皓軒笑瞭,他拍瞭拍田守望的肩膀,然後轉身離開。田守望一個顫抖,他看向瞭王醫生,王醫生對這傢夥沒好感,他冷冰冰的說:“這件事情,我會向院長匯報的,不勞田醫生你瞭。”“那個王醫生,我們大傢都是同事,同事。”田守望強調道。“對,是同事,不過田醫生也忙你的去吧,不用守在這裡,我自己的病人,自己能照顧好。”王醫生冷笑一聲,轉身離開瞭這裡。“葉,葉先生。”李柔追上瞭葉皓軒,她在葉皓軒的身後叫瞭葉皓軒一聲。“怎麼,還有事嗎?”葉皓軒回過頭來問道。“謝謝你。”李柔感激的看著葉皓軒道:“謝謝你能讓我父親醒過來,我真的不積善成德怎麼感謝你好瞭。”“我自認為我自己還是一個醫生,所以我做這些事情也是應該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謝字就不用說瞭,我幫你的隻有這麼多瞭,你父親剛醒,現在盡量不要讓他受到刺激。”“好的,我知道,真的是太感謝你瞭。”李柔說。“好瞭,我也該回去瞭,明天下午三點左右,我來看你父親的情況,如果沒有什麼事情,他就可以出院瞭。”葉皓軒想瞭想又道:“這件事情,我既然插手瞭,那就會管到底的,你放心吧,那些人我會幫你搞定的。 ”“我不知道如何感謝你才好。”李柔低下頭,沉思瞭良久,她才抬起頭道:“我現在也沒有什麼能力報答你。”“而我我長的也不算難看,所以如果你真的有需要的話,我,可以”說到這裡,李柔在也說不下去瞭,她說的這些話,真提鼓足瞭勇氣說的。她本身就出身一個教育良好的傢庭,從小受到的傢教也不錯,所以這就是她與那些風塵女子的區別,這也是為什麼她就算是在夜店中,也能保持潔身自好的原因。這些話,她的確是難以啟齒,她也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不過隻要是個男人,應該都懂她話裡的意思吧,她現在十分的感謝葉皓軒,她能做的,隻有這麼多瞭。“我幫你,是因為你與其他的人不一樣。”葉皓軒搖搖頭道:“如果你真的這樣的話,那我真的有些懷疑我幫你是不是對的。”“我我隻是想感謝你一下,沒有其他的意思。”李柔一怔,她低下頭道:“你幫我的實在是太多瞭,你也看到瞭,現在我的傢支離破碎,如果不是你,我以後會怎麼樣,我真的不知道。”“這是你通過你自己的努力感動我的,與其他的無關,我幫你是因為你潔身自好,你是一個好女孩,我也不希望你以後的人生會有什麼遺憾。”葉皓軒笑瞭笑道:“更何況,在你眼裡,難道我和那些用直半身思考的男人是一樣的嗎?”“不,不是那樣的,我知道你與他們不一樣,隻是隻是”李柔著急瞭,她想解釋一下,但是她越是著急,她就越不知道如何解釋。k180817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