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699章 納悶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9:10

他有些納悶的看瞭孫明一眼,心想不是說這傢夥酒駕嗎?難道是測試儀壞瞭?他把測試儀放到一邊,找到同事要瞭一個新的,讓葉皓軒重新吹。“呵呵,是不是這傢夥的數值都爆表瞭?”張進冷笑道:“警察同志,不用多問瞭,直接把他抓到號子裡去吧。”“還是正常。”交警無奈的說:“說說怎麼回事吧?”“正,正常?警察同志,這不可能啊,他明明喝瞭很多酒的,我親眼看到的。”張進吃瞭一驚,他簡直不敢相信。“儀器是不會騙人的,如果你懷疑我執法不公,這裡是我的警號和名字,你隨時可以投訴我。”警察有些不滿他著指瞭指自己胸前的牌子。“不是,警察同志,我是孫明,你們隊長給你打過招呼吧。”孫明也感覺到有些不太對頭,葉皓軒是喝瞭酒的,這是無須質疑的,但是現在這傢夥的身上檢測不出來一點酒精的成分,這就有些詭異瞭。他覺得警察不可能會和葉皓軒一夥的,更何況他是打過招呼的。“你說許隊長?沒錯,他是給我打過招呼,但是那又怎麼樣?我們警察都是稟公執法的,他沒有醉駕,甚至酒駕都沒有,你說我怎麼辦?判他全責?追尾的貌似是你們吧。”警察說。這一次,孫明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瞭,他覺得自己沒有辦法瞭,葉皓軒沒有酒駕,否則的話警察肯定把他抓起來瞭。但是孫明完全理解不瞭,葉皓軒剛才明明是喝瞭很多酒的,他是看到眼裡的,可是現在他身上卻一點問題也沒有,這就有些奇怪瞭,難不成那傢夥的酒都喝狗身上瞭?或者說……酒精在他身上已經完全揮發瞭?這也不可能啊,他是親眼看到的。“說說怎麼回事吧,也沒有人員傷亡,是想公瞭,還是私瞭?”既然雙方沒有酒駕,也沒有人員傷亡,隻有汽車受損,那問題就不算太大。“他追尾。”葉皓軒指瞭指張進道:“我也不為難他,修好我的車就行瞭。”“你怎麼看?”警察回頭看瞭張進一眼,他的眼神有些憐憫,別看這傢夥開的寶馬3系,但是這車撐死瞭也就三十多萬,而且現在的人嘛,都是主張先享受,後還款,誰知道這傢夥的寶馬是不是貸款的?而他追尾的這個就牛逼瞭,卡宴,一百多萬的車,這撞的雖然不嚴重,但修一下沒有十萬八萬是下不來的,所以現在夠張進喝一壺瞭。“這…這…”張進說不出話來瞭,他簡直欲哭無淚,這一次他完全就是搬石頭砸瞭自己的腳,他也是喜歡玩車的人,他也知道這輛卡宴的價格絕對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這撞一下不打緊,他大半年的收入恐怕都要全部貼到這上邊來瞭。“轉賬,還是現金?”葉皓軒笑瞭,他指瞭指車道:“我不為難你,車受損的程度,你給個八萬就行瞭,沒辦法,誰讓我們認識呢。”“能不能……便宜點。”憋瞭半天,張進終於說出瞭這以一句話來,他是真的沒錢,正如警察所想的一樣,他的那輛3系就是貸款買來的,現在單是每月還貸款都讓他苦不堪言,這下好瞭,他這一撞,八萬塊錢撞進去瞭。“那我就要問問4S店那邊,能不能便宜點瞭。”葉皓軒冷笑道:“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到店裡去看看?”張進不敢說話瞭,這車噴漆,鈑金,下來絕對不止這個數,他垂頭喪氣的低下頭,今天這事,完全就是他自己搬瞭石頭砸瞭自己的腳,真的與別人沒有關系。叫瞭輛拖車過來,車拖去修瞭,葉皓軒來的時候本來是沒有開車的,但是中途他打電話讓人把車給送來瞭,現在車去修瞭,他隻好在打電話讓人接他回去。“好瞭,時間不早瞭,你回去休息吧。”葉皓軒對李妍說:“我也得走瞭。”“你要去哪?你有地方住嗎?”李妍微微一愣,她看向瞭葉皓軒,她可是清楚的,葉皓軒在A市可謂是一無所有,他去哪裡住。“那個,我自己的房子。”葉皓軒笑瞭笑道:“這次回去看瞭傢人,也想起瞭些事情來,所以以後不用在這裡打擾你瞭。”“那,你自己保重。”李妍的心中湧起瞭一股不舍,她也說不清楚是為什麼,雖然和葉皓軒相處的不多,但是她卻覺得和葉皓軒很久以前就認識瞭似的,葉皓軒現在說要離開,她心裡有些不好過。“好瞭,回去吧,有空常聯系,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是我在這裡的第一個朋友,如果有事情直接找我,我幫你搞定。”葉皓軒微微一笑,把自己的電話號碼交給瞭她,然後轉身離開。看著葉皓軒離開的背影,李妍突然覺得什麼重要的人離開瞭自己似的,直到葉皓軒消失在黑夜中,她才回過神來,轉身回到瞭傢裡。葉皓軒打車直接到瞭自己所住的地方,許宣送給他的這套別墅,在A市的市中心,這個地方的房子每一平方都是天價,就算是說的過去的傢庭,在這裡能買上一套幾十平的房子也是奢侈。更何況這個別墅加地下室共三層,占地約七百平方,還有一個不算太大的院落。而且周邊的環境更是沒法說,A市的天鵝湖就在旁邊,這個地方的學區是從小學一直到高中,全是貴族學校。不來不知道,一來嚇一跳,葉皓軒這才意識到許宣送他他的這套別墅價值恐怕不下數億,他看瞭半天,才從震憾中回過神來,於是便急急忙忙的給許宣打瞭個電話。“你到A市瞭嗎?”許宣接過瞭電話的第一句話就是問葉皓軒來瞭沒有。“到瞭,現在剛到傢,我說你送給我的這套別墅,也太大手筆瞭吧。”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我是覺得,隻要我在這裡個住的地方就行瞭,你給我這麼一套豪華的別墅,我心裡可過意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