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704章 很強大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39:54

“你的競爭對手,看起來很強大啊。”葉皓軒笑瞭笑道:“拿錢辦事的事都沒有人願意來做?”“沒有,葉先生,這幾年我也算是看透瞭,人嘛,利益至上,呵呵,我得勢的時候,多少人拼命的結交,我這一失勢,他們恨不得都把我按到地上踩幾腳。”許世傑冷笑道。“行瞭,演唱會的事情我給你搞定,現在一位重要的客人要來瞭,也就是我拉來的投資方。”葉皓軒說:“資金的事情也不用擔心。”“真的嗎?”許世傑又驚又喜,隨即他有些疑惑的說:“可是葉先生,我需要的資金可能會多點,隻是不知道……”“你放心吧,資金管夠,而且他要的也不多,隻要保本就行瞭。”葉皓軒笑道:“他等於說是無償把錢借給我們。”“真的?”許世傑一臉的不相信,他覺得葉皓軒說的話有些不靠譜,畢竟現在這個社會,利益至上,有誰會無償幫別人不談錢的?“真的,他來瞭,下去接一下吧。”葉皓軒看瞭一下微信,許宣已經到瞭門口瞭。當許世傑看到許宣從一輛A6裡走下來,和葉皓軒熱情的握手時,他的下巴幾乎要掉下來瞭,這可是許傢的大少啊。許傢,在a市這裡代表著的就是權力的像征,這種豪門世傢,許世傑哪怕是鼎盛的時期,也沒有資格結交。他之所以認識許宣,那是因為在一個酒會上,他遠遠的看到瞭一眼,雖然大傢都是體面人,但是圈子與圈子還是不一樣的。許宣的圈子,是許世傑拍馬也混不進去的,現在許傢的大少,居然來給自己註資,這讓許宣瞬間像是打瞭雞血一般,他覺得自己和葉皓軒打成這個合作,簡直是太正確瞭,他有信心,隻要許宣在這裡,他的公司一定會重新活過來的。“許,許少。”許世傑的身子都不自由主的矮下去瞭半截,和這樣的人物說話,他感覺自己底氣都有些不足。“許總好。”許宣淡淡的笑瞭笑,和許世傑握瞭一下手:“進去在說吧。”“好好,許少請。”許世傑激動的身體都在打顫,許宣居然能稱他為一聲許總,這真的是給瞭他天大的面子,他這種人,跟許宣的級別差的實在是太遠瞭。然而他也清楚,許宣之所以跟他這麼客氣,完全是看在葉皓軒的面子上,如果沒有葉皓軒在,他這輩子都不可能和許宣扯上任何關系。辦公室裡面,許世傑就像是小弟一樣的在一邊站著,他覺得隻要能讓他站在這裡就夠瞭,至於說公司的走向,有許世傑在,他是一點也不怕的。葉皓軒把自己的想法和許宣講瞭一下,許宣微微的點頭道:“好,就按你的做好瞭,資金的方面不用擔心,我保證你的資金鏈不會斷。”“謝謝你瞭。”葉皓軒笑道:“你有什麼要求,現在可以提出來。”“唯一的要求,我投進去的錢,不賠本。”許宣微微一笑道:“這點能做到吧,許總,你說呢?”“能,能,完全沒問題。”許世傑現在混身上下都充滿瞭力量,他覺得自己要轉運瞭,他點頭道:“那個樓盤一活,我有信心把那裡的房價推向一個全新的高度。”“哦,房子的價格你打算怎麼訂?”葉皓軒問。“不會低於六位數一平。”許世傑咬咬牙,拋出瞭自己的一個大膽的說法,雖然說a市的房價高,但那個地方畢竟不是鬧市,所以這個價格,已經是偏高瞭。但這是在他的能力范圍之內,如果在高瞭,他就擔心不好賣瞭,畢竟這個樓盤之前出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呢。“低瞭。”葉皓軒搖搖頭道:“我的心理訂價,是十五萬一平。”“十……十五萬?”許世傑簡直要驚呆瞭,他顫抖道:“葉先生,這定價有點偏高瞭……與市區的房價一樣,恐怕不好賣。”“你打造這個樓盤的時候,是怎麼打算的?難道是讓這個樓盤趨於平民化嗎?”葉皓軒微微一笑道。“當然不是,我是打造A市第一高端小區的,住在裡面的人,都是貴族。”許世傑否認。“那不就是瞭,我說這個價格的房子,是指位置偏一點的,好點的位置,要更好才行。”葉皓軒笑瞭:“營銷是你的強項,你覺得那些有錢人,缺的是什麼?”“健康。”許世傑想都不想便吐出瞭這兩個字來。“對,健康。”葉皓軒說:“如果這個樓盤,被靈氣包圍,從裡面走一趟,就能消災解病的話,你覺得這些人會怎麼樣?”“會瘋。”許世傑說。“沒錯,我們就先讓他們瘋起來。”葉皓軒笑道:“你的這個樓盤,需要開一次演唱會,把人氣聚攏起來,演唱會就在小樓盤內,你要用盡你一切的資源,把人給帶到這裡來,隻要人到瞭,我保證他們的目光就移不開瞭。”“還有我,我也把我圈裡的人叫過去一些,但是你得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把錢掏出來才行。”許宣問道:“有錢歸有錢,但人不是傻子。”“如果我真的能讓那個地方成為一個真正的風水寶地,聚八方靈脈,避禍趨福,百病不染呢?”葉皓軒反問。“我不信這些。”許宣搖頭道:“但如果真有,我也願意在那裡買一套。”“你不信,你圈子裡的人信的多。”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而且你不信,我有辦法讓你信。”“哈哈,我是一個無神論者,你在怎麼說,我也不會相信的,我隻相信弱肉強食。”許宣哈哈大笑道:“這才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理。”“這是真理,但並不是唯一。”葉皓軒搖頭道:“你沒有接觸過那些事情,但並不代表這個世界上沒有,否則,你憑什麼認為許總的這個樓盤,隔三岔五的總是出事?”“好吧,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得拿出來點幹貨讓我相信吧,不然的話我還是不信,我就是這麼一個固執的人。”許宣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