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796章 成功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41:08

“靈石,靈石怎麼樣瞭。”七殺和破軍兩人沒有實體,他們直接被掀上瞭房頂,但是兩人現在根本顧不上自己的情況,他們所擔心的,隻有靈石。這可是他們全部的希望,在被掀上房頂的那一瞬間,七殺已經問候過葉皓軒的所有祖宗瞭,他覺得葉皓軒這是壞他們的事。“成瞭,成功瞭。”葉皓軒雖然也被這波爆炸給掀的不輕,但是他滿臉的欣喜,他的手裡,多瞭一枚雞蛋大小的珠子,五色光華,在他手中不停的閃動著,一瞬間,周邊一切都被籠罩在一片朦朧之中。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半夜瞭,七殺和破軍一看葉皓軒手中的珠子,他們兩個便不要命的向葉皓軒跑瞭過來,他們眼巴巴的看著葉皓軒手中的珠子,期待著葉皓軒下一步動手。“還愣著幹什麼?進來。”葉皓軒右手珠子一招,兩人便同時同時進入珠子中,珠子消化掉兩人,還需要一段時間,現在葉皓軒要做的,就是要擺平這裡的事情。剛才的那聲爆炸聲音巨大,周邊別墅的玻璃都被震碎瞭,雖然這不是市中心,雖然擁有別墅的人,並不一定在這裡住,但這一聲爆炸,還是產生瞭影響,小區的物業已經組織人向這邊跑過來瞭。“老板,發生什麼事情瞭?”老虎和老鬼兩個人灰頭土臉的跑瞭過來,剛才兩人可是被沖擊的不輕,但是好在沒有受到什麼傷。“沒事,煉丹出瞭點意外,走吧,我聯系許宣,回頭讓他擺平這件事情就是。”葉皓軒揮揮手,離開瞭這裡,老虎和老鬼對視一眼,對於葉皓軒的決定,他們向來是不會抗拒的,隻是這大半夜的,他們能去哪裡?一邊匆匆忙忙的離開,一邊給許宣打電話說瞭一下這裡的情況,許宣說沒事,他來處理,然後又給葉皓軒說瞭一處地址,這是另外一處別墅,讓葉皓軒暫時先到那裡去安頓一下。葉皓軒看瞭一下地址,讓老虎轉一個方向,往那邊的別墅趕瞭過去,老虎剛剛把車調過來頭,他隻覺得背後一寒,他不自由主的向後車後座看去。隻見除瞭葉皓軒之外,後座上又多瞭兩個人,而且這兩個人的裝束有些奇怪,那樣子像是剛剛從古代穿越過來一般。老虎不自由主的打瞭一個冷戰,他可聽說,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沒有開發之前就是一個亂葬崗,可是埋瞭不少的死人的,現在背後的這兩位,悄無聲息的出現瞭,這讓他有些不寒而栗。“老板……這兩位是?”老虎戰戰兢兢的問。“哪兩位?”葉皓軒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瞭老虎瞭眼。“就是……你身邊的那兩位,是誰?”老虎一陣心驚膽戰,難道,葉皓軒看不到自己背後的這兩位嗎?“後面就是老板一個人坐著,哪還有其他人?”老鬼的聲音像是來自地獄一般冰冷,這讓老虎一個哆嗦,他差點把手中的方向盤給丟瞭,他拼命的在想,自己難道是真的遇到鬼瞭。“怕什麼?有老板在呢,專心開你的車,沒事。”老鬼笑呵呵的說。一看到老鬼臉上的笑意,老虎的心登時一松,敢情是老板和老虎跟自己開瞭個玩笑啊,後面確實是有人,隻是這兩個人是怎麼進來的,他就不得而知瞭。這兩人,當然是七殺和破軍兩個人瞭,得益於五行靈珠的滋養,兩人現在終於凝化瞭肉身,他們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一時間陷入瞭沉默當中。多少年瞭,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那種踏踏實實的感覺瞭,自從無數年前的那場變故以後,他們就莫名其妙的被封入大陣之中,為別人所用,成為別人手中的刀子。但是現在他們擺脫瞭,雖然同樣要為葉皓軒做事,但是葉皓軒給他們的很多,至少,葉皓軒能讓他們擁有瞭肉身,那種腳踏實地的感覺,讓他們兩人感恩涕零。“感覺怎麼樣?”葉皓軒問。“還好,雖然這具身體比起以前我分身的神軀差瞭十萬八千裡,但好歹也是一具真正的身體。”七殺看著自己的雙手,他喃喃的說:“多少年瞭,我已經記不清楚擁有肉身的感覺是什麼感覺瞭。”“五行靈珠,果然與眾不同,我們以為至少要在裡面滋養一段時間,但是我們沒有想到,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凝化肉身。”破軍不可思議的說:“厲害,真的是太厲害瞭。”老虎在專心的開著車,但是幾個人的對話他卻一字不落的聽到瞭耳中,他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什麼人,他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所謂的肉身是什麼,他隻是覺得,這兩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能量實在是太強大瞭。那種感覺,讓他想倒頭就拜,他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的情緒,認認真真的開車,但是兩人給他的沖擊真的是太大瞭。“也可以說,你們兩個以後是自由身瞭。”葉皓軒淡淡的說:“我也不要求你們一定要跟著我幫我做事,所以如果你們有其他的想法,大可以離開,我絕對不攔著。”“倘若你們想借太常之力汲取星力,隨時來便是瞭。”七殺和破軍對視瞭一眼,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葉皓軒放他們兩人放的如此痛快,可以說葉皓軒幾乎是任何要求都不跟兩人提,這讓他們有些不適應。“你不提些要求嗎?”七殺終於忍不住問瞭,他覺得這不符合葉皓軒的性格啊,這傢夥向來是屬於那種無利不起早的人,但是他怎麼這麼好說話?難不成他轉性瞭?“沒有任何要求。”葉皓軒搖搖頭道:“要說有,我唯一的要求便是,你們兩個不要跟我作對就是瞭,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要求。”“要不……你提點要求吧。”七殺想瞭想道:“我這種人,不喜歡欠著別人的,你讓我和破軍擁有瞭肉身,這對我們兩個是莫大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