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844章 不屑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41:35

“呵呵,你是不屑,你是誰?你是大名鼎鼎的葉宗師,多少年瞭,丹師已亡,這世界上,在也沒有人能煉出靈丹,而你可以。”沐天風半帶嘲諷的說:“這足以證明,你多麼與眾不同啊。”“我沒有多與眾不同,真的,我隻是恪守天道罷瞭。”葉皓軒搖搖頭道:“如果你覺得,你這種汲取別人的修為,成就自己這是正確的話,那你請自便。”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葉皓軒也懶得和這傢夥多說瞭,跟他說話,簡直就是廢話。小道沿著不知明的雪山,一路蜿蜒向上,突然,前面的路沒有瞭,一片空地瞭現在所有人的眼前,空地的正前方,則是一堵高有十八丈的巨大石門。“這就是沐傢祖地必經的通天門嗎?”沐月喃喃的說,她抬起頭,看著這扇巨大的石門,一臉的震憾。“沒錯,沐傢列宗,每一位去祖地的,都要經過這裡,而且這扇門,也隻有沐傢人的血才能打開。”沐天風跪倒在地上,恭恭敬的磕瞭三個響頭。磕完頭之後,他站起身來,抽出一把匕首來,他在自己的手心一劃,然後伸出手去。鮮血,滴在石門的前面,在這一瞬間,他的鮮血化做數道血色的紋路,在雪地上形成一個玄奧的符號。隨著這個符號亮起,轟隆隆的聲音響起,那道石門緩緩的向一側打開。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們更期待的是石門後面,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然而葉皓軒註意到,在打開石門的那一瞬間,沐天風的表情明顯的一滯,雖然這隻是一瞬間的事情,但他的表情,葉皓軒還是清清楚楚的看到瞭眼裡。這裡不對勁,葉皓軒明顯的感覺到瞭這個地方的異樣。“當心點,這裡有問題。”破軍的意識在葉皓軒的腦海裡響瞭起來,七殺和破軍雖然能凝化人形,但這次冒險,他們兩個還是強烈要求跟過來的。“有什麼問題?”葉皓軒警惕的看瞭看四周,隻見這個地方是一個極其廣大的冰雪世界,遠處,目力所及的地方,到處是一片雪白。這是另外一個世界,一個不為人知的世界,但是葉皓軒明顯的看到在大門的一側,有無數不知名的屍骨,這些屍骨像是一些大型動物的,有些時代久遠,但有些似乎是時間並不長。一行人走瞭進去,葉皓軒也跟著走瞭進去,在最後一個人進去之後,大門突然關上瞭。“不要驚慌,回來的時候我會打開這裡的門的。”沐天風這話是對那些普通的保鏢說的。本身幾個緊張的保鏢聽瞭他的話也就放松瞭下來,沐天風帶頭向前走去,在一處山丘前,他站定瞭身形,看著一塊碎成七片的石碑。“果然……是這樣的。”沐天風喃喃的說。“爺爺,怎麼瞭?”沐月看沐天風的神情有些異樣,她走上前問。“這塊石碑,封印著的是一些東西,現在石碑破瞭,那些東西,可能會在這附近活動。”沐天風嘆瞭一口氣道:“祖訓裡面有關於這些東西的記載。”“這些東西,是什麼東西?”沐月有些不解,她不是男丁,所以祖訓裡面的東西她是接觸不到的,她隻是覺得沐天風的神情有些異樣。或者說,有些緊張,到底是什麼東西,會讓沐天風如此緊張?“沒什麼,繼續走吧,這個地方,是一處湖泊,我們現在就在湖泊的上方,不過這裡終年冰雪,冰層很厚,不會開裂的,我們直線向前走上百公裡,就到達盡頭瞭,那個地方,就是我樣沐傢祖地所在的地方。”“我們要到的地方,不會是在冰層下面吧。”葉皓軒有些疑惑的說。沐天風沒有回答,他直接向前走去,但是他這樣的態度,等於說是默認瞭葉皓軒的話。“我明白瞭。”七殺突然說話瞭。“你明白什麼瞭?”葉皓軒問。“剛才破裂的石碑,是通往一個異次元世界入門的封印,現在封印破瞭,異次元裡面的生物,應該沖到這裡來瞭。”七殺回答道:“剛才你所見的那些大型動物的屍骨,應該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你瘋瞭吧,要真的有異世界生物,它們不早就沖出去瞭?”葉皓軒對於七殺的話嗤之以鼻。“不懂瞭吧,每個空間,都有空間的法則,那些生物就算是沖破瞭封印,但它們不屬於這個空間,所以它們的感知是有問題的。”七殺說:“它們的活動范圍,隻有這麼大,想突破,恐怕難。”“你的意思是,它們隻能在石門後面這一帶范圍活動?”葉皓軒問。“沒錯,就是這個意思,不過,你得當心點,這些玩意不知道來自哪個次元空間,恐怕會很兇的。”七殺回答。“行,我知道瞭,我會小心的。”葉皓軒點頭,七殺這麼一說,他也真的警惕瞭起來。葉皓軒也不是沒有到過異次元空間,他在那裡見過的生物極其厲害,誰知道這冰天雪地裡面,會有什麼生物在隱藏著呢?沐天風倒是顯得淡定,一路上,他不停的向沐月介紹祖地的各種情況,以及這個地方的形成原因。極北雪原,本身就是一個極其神秘的地方,在這裡遇見些什麼,葉皓軒也不會覺得奇怪。隻是在這冰天雪地裡面,視線什麼的都不清楚,放眼看去,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爺爺,我們祖地真的是在冰層下面?”沐月問著,一行人走入瞭一團團的雪球中間。這些雪球的體積極大,每一個都像是一個小山包似的,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它們就安靜的在地下立著。“是的,我們沐傢的祖地,可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啊。”沐天風面帶微笑,他在沉浸在沐傢過去的強大當中。事實上沐傢的祖地到底是什麼樣的,他自己也沒有去過,他所看到的,隻是從族譜上看到的。葉皓軒對沐傢的祖地沒興趣,他感興趣的,是這一個個巨大的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