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1573章 修的是塵緣

发布时间: 2022-11-14 10:46:38

第1573章 修的是塵緣“你師父在放你去紅塵歷練的時候就說過,你有一段塵緣未瞭,薛鴻雲就是你這段塵緣,雖然說是一段,但卻要窮盡半生才能瞭結這段緣,她早就知道你可能回不去瞭。”葉皓軒說。妙善不語,她似乎還是有些心結沒能打開,葉皓軒不由得苦笑道:“既然你已經決定瞭,那又何必糾結?這是你的塵緣,塵緣不度,何以得成大道?”“是啊……塵緣不度,何以得成大道?”妙善喃喃的說,葉皓軒這一句話,讓她心中的包袱在這瞬間釋然瞭,她舉起手裡的酒杯道:“謝謝你醫聖,敬你一杯。”“祝你幸福。”葉皓軒舉起酒杯,和她碰瞭一下。“妙惠的情況怎麼樣瞭?”葉皓軒放下酒杯又問。“情況不錯,她現在已經能凝化成原來的樣子與人交流瞭,隻是仍然還無法脫離白蓮太久。或許在過些天,多汲取些天地靈氣凝化魂體,她就能徹底的遠離白蓮瞭,隻是她的軀體不存在。”妙善說。“會有辦法的。”葉皓軒點點頭道:“回頭我去看看她。”“她在薛小姐那裡呢,她對京城的一切都很好奇,隻是她現在的情況出去會嚇到人的。”妙善想起自己可愛的小師妹,不自由主的笑瞭。就在這個時候,幾個喝多瞭的男人圍到瞭吧臺上,其中一個人猛的一拍桌子道:“服務員,拿酒來。”這種客人一看就知道喝多瞭酒的人,這裡的調酒師都知道該怎麼應付這些客人,她們一邊和幾個人說笑一邊拿出酒來。“聽說,薛傢的那個號稱三大才子之一的薛鴻雲要結婚瞭?”幾杯酒下肚,這幾個人的舌頭大瞭,他們把話題從妹子身上轉移到最近圈子裡傳的沸沸揚揚的薛傢婚事上。“不是聽說,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瞭,哈哈,薛鴻雲竟然找瞭個出傢人做老婆,他已經饑渴到這種地步瞭嗎?”另外一個人大笑道。“恐怕是受刺激瞭吧,大訂典禮上被葉皓軒把老婆搶走瞭,那心情可想而知。這小瞭就是一個傻逼,他和葉皓軒可是有奪妻之恨啊,可是我聽說他又跟醫聖把手言和瞭。有這種人嗎?”“我也覺得,這貨有問題另,哈哈,還薛傢,還京城三大才子之一?我們圈子裡人的臉,都被他丟盡瞭。”“可話說他那老婆長啥樣?很漂亮嗎?”“在漂亮有什麼用,不就是一個出傢人嗎?娶一道姑做老婆,我真想說,薛鴻雲真行,他開創瞭我們圈子裡婚姻的頭一份。”幾個人聲音越說越大,酒吧裡的人對這個問題似乎也非常感興趣,談著談著竟然有多的人討論這個問題瞭起來。如果薛傢老太爺在世,這些人絕對不敢這樣肆無忌憚的,但問題是薛傢老爺子現在已經不在瞭,這此人覺得現在的薛傢已經不是以前的薛傢瞭,樹倒猢孫散,老太爺一倒,薛傢也就完瞭。不得不說這些傢夥的目光非常短淺,葉皓軒替他們有些悲哀。薛傢在京城盤踞這麼多年,薛老太爺聲望極高,就算是現在老太爺沒瞭,薛傢還是薛傢,註定是一些人仰望的存在。葉皓軒看瞭一眼妙善,他想知道一直以來都是清心寡欲的妙善,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麼辦?妙善一口把手裡的酒灌下,然後直接站起來徑直走到瞭那三個人的跟前。幾個人正在大談薛鴻雲如何如何傻逼,如何如何丟他們圈子裡人的臉,冷不防一個高冷的美女突然走瞭過來,這讓他們有些猝不及防。不過他們在一愣神之後發現這個女人的顏值似乎不錯,很有禦姐范,於是他們的神色也變得不正經瞭起來。“哈哈,今天難道是我的艷遇來瞭,坐在這裡不動竟然也有美女送上門來瞭,美女,尊姓大名啊。”最中間的那個花花大少站瞭起來,肆無忌憚的大笑瞭起來。“妙善。”妙善淡淡的回答。“妙善?”幾個人相互看瞭一眼,他們確定圈子裡沒有哪個大人物姓妙以後,目光馬變得有些不懷好意瞭起來。圈子裡最不缺的就是紈絝大少,他們平時在酒吧談論的最多的就是妹子。因為大多數人來酒吧,就是獵艷的,現在有極品美女送上門來,當然不會放過。“哈哈,美女,哪裡人啊,不是本地人吧。要不咱們來床上談談人生理想,順便讓你體會一下什麼是妙。”“我就是你們說的,那個要嫁給薛鴻雲的道姑。”妙善淡淡的說。現場安靜瞭下來,妙善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深諳道傢真法的她掐音吐氣,讓現場所有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的。關於她和薛鴻雲的事情,圈子裡現在幾乎都要被傳爆瞭,好多人都想見見識見識這個所謂的道姑到底長的是不是國色天香,竟然能迷得薛鴻雲不惜一切的放下自己的身段去娶她。但是今天這個女人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其實也不過如此嘛,倒不是妙善長相一般,從小修心養性的她本身有一股輕靈之氣,這讓她自身的氣質提升瞭幾個檔次。但如果真的論起長相來,她這種姿色在京城並不算是很出眾,所有人都不明白為什麼薛鴻雲會冒著和薛傢人翻臉的風險愣是要娶這個女人回傢。“你就是那個道姑?嘖嘖,不過如此嘛。你的道袍呢?換上讓我們哥幾個看看。”那幾個傢夥愣瞭愣,隨即大笑道。“現在,跪下來,道歉。”妙善的語氣很簡潔,但是卻擲地有聲。“哈哈,憑什麼?就算是薛鴻雲站在這裡,他也不敢對老子說這句話。”說話的這個二世祖真的有些喝高瞭,其實這幾個人充其量就是富二代,仗著父輩有幾個錢混跡到各大會所,認識一些眼高於頂的朋友,所以他們認為自己有和薛傢叫板的實力瞭。妙善一言不發,她纖弱的身形突然動瞭,她右手一伸,劍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抽瞭出來,三尺青峰驟然在眾人的眼前劃過。蒙蒙的劍氣泛出一陣青芒,她右手中的劍連震三次,肉眼不可見的青芒如同絢麗的極光一般在半空中彌漫,隨即三道劍光沖天而起。幾個人不自由主的慘叫瞭起來,三人的左耳,在彌漫的劍氣中驟然消失,妙善這一劍,旨在立威。不管是為瞭自己,還是為瞭自己即將嫁的那個男人,她都需要讓圈子裡的人記住她,畏懼她。這個世界上的流言比什麼事情都可怕,如果在流言蜚語中,她選擇沉默,那麼成婚以後,不僅是在圈子裡無法立足,就算是在薛傢,也寸步難行。雖然入世不深,但是她深諳想在豪門中生活,就需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來。三個人的左耳幾乎是被劍氣徹底的炸毀,強大的劍氣讓他們的身形不自由主的向後倒去。三人的身後有一個水池,池上有一條極大的龍,這是花玥特意請的風水大師在他的會所裡設下的聚財局,水池裡的水就是從龍口中吐出來。三個人跌倒在水池中,耳朵上的鮮血在水裡彌漫開來。但是妙善似乎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突然大步向前,手中三尺青鋒向前一斬,嗡一聲輕向,縱橫交錯的劍氣驟然四散而出。砰……那吊在天花板上的巨龍發出一聲巨響,偌大的巨龍一分為三,從半空中直接掉落下來。雖然這巨龍是藝術品,但重量著實不輕,一時間整個會所裡面尖叫聲高低起伏,眾人紛紛站起來躲閃,膽大的看熱鬧,膽小的縮到角落裡。他們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一時間腦袋轉不過彎來,他們怎麼也沒有料到,這個傳說中的道姑,竟然會是一個用劍高手,而且她更是一個狠角色。她的話隻說一次,她也隻給別人一次機會,如果這些人不把握好,那等待他們的將是血淋淋的教訓。現場安靜瞭下來,隻有水池中其中一個二世祖殺豬一般的慘叫聲,他的大腿被裂開的龍身壓到瞭地上,整個大腿被壓的粉碎,就算是拖出來,恐怕他也要面臨截肢的命運瞭。“我的話隻說一次,但我願意在給你們一次機會,道歉。”妙善的神色清冷,她手中的長劍向前方平指,一幅完全沒有商量餘地的表情。“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錯瞭,我以後在也不敢亂說瞭。”一個受傷較輕的二世祖慘叫道,他覺得眼前的這個女人主就是魔鬼,她怎麼能這樣?她怎麼能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這個時候,花玥和鬱峰聞訊而來,看到眼前 這幅情形,花玥不由得轉身苦笑道:“薛少…… 我的聚財局啊。”“沒事,回頭我請玄機前輩親自出手,在給你佈一個更大的聚財局。”跟著兩人走出來的薛鴻雲笑瞭笑。“沒事吧。”薛鴻雲走到妙善跟前關切的問。“沒事,隻是被這幾個人的話氣到瞭。”妙善搖搖頭嘆道:“我感覺我的脾氣越來越不好瞭,心境大不如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