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1581章 無憂子

发布时间: 2022-11-14 10:46:48

第1581章 無憂子葉皓軒看向那個無憂子,隻見他一臉的傲氣,雖然這個名字一聽就知道是道號,但是這傢夥穿的卻是一身名貴的西裝,而且看他身上也有些靈氣,雖然並不算強,但也勉強說的過去。不過那一臉的傲氣讓葉皓軒有些不爽,他隻是點點頭,便走進瞭電梯。兩人跟著葉皓軒走上瞭電梯,他們去的是十樓,顯然這無憂子是張揚的朋友,他帶著無憂子來消費的。“你也是奇門江湖中人嗎?”無憂子看著葉皓軒,他沒有從葉皓軒身上發現半點靈氣。“算是半個吧。”葉皓軒點點頭。“半個?”無憂子幹笑瞭兩聲,滿臉的不屑道:“我看連半個都算不上吧,現在打著奇門中人到處招搖撞騙的人多瞭去瞭。”他這句話一說出來,一邊的張揚直嚇的臉色慘白,這可是醫聖啊,江湖中大名鼎鼎的人物,就連張揚的師父張天師遇到葉皓軒也要給幾分面子的。這無憂子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本來想把無憂子介紹給葉皓軒的,好歹在京城也奔個前程,不過現在看起來沒必要瞭。他正要說話,但看到葉皓軒的眉頭皺瞭皺,他還是把話咽回肚子裡,他本來想提醒無憂子這就是醫聖,但看葉皓軒的表情已經有些不悅瞭,介紹瞭也沒多大意思。“話說,你們現在佈一個風水局多少錢啊?雖然你們這些江湖神棍沒有多大本事,但忽悠人的本領不是一般的強。”無憂子又問。“我不幫人佈風水局,我隻幫人看病。”葉皓軒說:“另外,我覺得你的腎該補補瞭,你是出傢人吧,出傢人都應該是清心寡欲,不近女色,但我看你似乎是破瞭戒瞭。”“你……”無憂子的臉色一變,就要向葉皓軒發難。但是這個時候電梯開瞭,葉皓軒直接走瞭下去。“這小子誰啊。”無憂子大怒道:“連道爺都敢耍,看道爺我……”“算瞭算瞭,他在京城是大人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我請你吃藥膳去。”張揚連忙攔下瞭。走下瞭電梯,葉皓軒向包廂方向走去。他的包廂一直是專用的,即使是他不在京城,薛聽雨也命人把這裡打掃的幹幹凈凈的,而且除瞭葉皓軒之外,這間豪華的包廂從來不讓外人用。剛下電梯,便看到瞭薛聽雨在前面等著他。“你怎麼知道我今天要來。”葉皓軒問。“算著日子呀,你的事情處理完瞭,要挨個看一遍,我想想在你心中的地位,然後算瞭算時間,你今天晚上差不多就該來瞭。”薛聽雨微微一笑道。“咳咳,你這樣說,我都有些無地自容瞭。”葉皓軒有些尷尬。“沒有什麼好無地自容的。”薛聽雨笑瞭笑道:“你喜歡的菜都準備好瞭,彤彤在包廂裡等你瞭。去吃飯吧。”“妙慧呢,現在怎麼樣瞭?”葉皓軒問。“我很好……大叔,想我瞭沒有?”隨著一個清脆的童聲傳來,葉皓軒眼前人影一閃,一個十多歲的小蘿莉出現瞭,這小女孩赫然是妙慧。她一直寄居在那顆古蓮中生存,在加上葉皓軒在薛聽雨居住的地方佈下聚靈大陣,將周邊的靈氣源源不斷的聚集瞭起來,讓妙慧汲取瞭足夠的天地靈氣,這才能讓她凝化出人形。隻是她現在還是魂體,身子雖然很真實,但還是有種朦朧的感覺,她的身體看起來還是有些透明。雖然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亂跑,但是持續的時間還是不能太久。“丫頭,能出來跑著玩瞭?”葉皓軒感覺到很欣慰。當初妙慧隕落的時候,葉皓軒的心情壓抑瞭很久,他無法接受這個小姑娘就這麼去瞭。現在能看到她在次出現在自己的跟前調皮的叫自己大叔,葉皓軒其實還是很欣慰的。“是,隻可惜去不瞭別的地方,有些怕見光……你幫我想想辦法,我要去遊樂場去看鬼屋,我也要去動物園裡看動物。”妙慧有些可憐兮兮的說。“放心吧丫頭,我會想辦法的,現在呢,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斷的汲取天地靈氣,讓自己的魂體更加凝實一些。我現在修為比起以前又有突破,有好多以前不能施展出來的祝由術現在能施展出來瞭。”“隻要找夠一些天才地寶,我能為你凝化出一具軀體來。現在耐心等著就是瞭。”葉皓軒安慰道。“那你可要快點。”小丫頭眨著一雙大眼睛看著葉皓軒,和她生前的那幅模樣相去無二。“放心吧,我會盡量的。”葉皓軒笑瞭。他感覺小丫頭的樣子非常可愛。“那好,相信你一次。”小丫頭調皮的一笑,驟然化做一團白霧消失不見。“如果她這幅樣子讓人看到的,會嚇到人的。”葉皓軒苦笑道。“她有分寸,隻是中處遊蕩,並不讓人看到她,她現在不是實體,監控也不可能照到她的。”薛聽雨微微一笑。包廂裡的一切依然沒有變,不管是裝修格調還是燈光,都十分合葉皓軒的意,看得出來薛聽雨在這件事情上是很用心的。吃著久違的藥膳,葉皓軒感覺很滿足,這段時間在倭國,吃多瞭那裡的壽司和生魚片,現在導致他的腸胃痙攣,他現在看到國外的食物就有些反胃,還是自己傢的菜可口。“你哥的婚期,要訂在什麼時候?”葉皓軒問。“恐怕有些難。”薛聽雨苦笑瞭一聲道:“你知道,他是被做為下一任的傢主培養的,他的婚事,自己是不可能做得瞭主的,現在和傢裡人正僵著呢,我爸和我爺爺簡直要氣死瞭。”“你覺得,妙善怎麼樣?做你嫂子合適嗎?”葉皓軒問道。“除瞭她的身份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合適。”薛聽雨認真的回答。“身份是次要的,不是嗎?”葉皓軒說。“對我,對你還有我哥來說,身份的確不重要,但是對我爺爺和父親來說,這些卻又是最重要的,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是薛鴻雲,他是未來薛傢當傢的人。”薛聽雨說。“其實 ,這也怪不瞭他們。”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你哥身在豪門,本來就與其他的世傢不一樣,想追求自己的愛情,恐怕有些難。”“是啊,利益至上,我爺爺也不是非逼他離開妙善,他已經同意我哥,可是和這個女人在一起,但絕對不能是正室。”薛聽雨低著頭擺弄著跟前的茶杯。“這恐怕不行,妙善是一個傳統的女孩,她不可能讓自己沒名沒份的。”葉皓軒苦笑。“這我知道,所以我傢裡最近幾天都在冷戰,我哥依舊是在我行我素,而且我爺爺已經為他說好一門親事。”薛聽雨說。“是誰?”葉皓軒微微一愣,他想瞭又想,在京城中,和薛傢同等級別的世傢中,沒有和薛鴻雲年齡合適的人。“不是京城的,江浙蘇傢。”薛聽雨說。“江浙那個號稱江南一品的蘇傢?”葉皓軒愣瞭愣,這個消息倒是出乎他的意思之外。“不錯,正是那個號稱江南一品的蘇傢,前幾天蘇傢老爺子帶著蘇傢千金蘇冰雲親自來京談這件事情,我哥謊稱自己在外面,一直避而不見。結果事情不瞭瞭之,不過看我爺爺的樣子,這件事情不成也得成,成也得成。”薛聽雨說。“可惜委屈蘇傢的千金瞭,聽說蘇冰雲在江浙,可算是一號人物啊,有江南一絕之稱,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十足的一個才女,而蘇傢在江浙的聲望影響很遠,如果聯姻成瞭,你們薛傢進軍江浙,產業可以在江南區域徹底的鋪開瞭。”葉皓軒說。“而且蘇冰雲這一號人物不僅僅是在江浙有名望吧,可惜這麼一個妙人,竟然會被當做聯姻的犧牲品。”“誰說不是呢,不過我哥沒有同意,我爺爺在蘇傢面前很沒面子,因為人傢領著一個出色的女兒巴巴的跑來京城相親瞭,你連人傢的面都不見一下,這樣有些太說不過去瞭。”薛聽雨說:“我爺爺必須跟蘇傢一個交待,這件事情恐怕由不得我哥瞭。”“那你哥怎麼辦?”葉皓軒苦笑道。“不知道,躲著唄,能躲一天就是一天,反正他已經說瞭,先好日子就和妙善領證,就算是不舉行儀式,他們也是合法夫婦,就算是要做小,也是蘇傢那女人做小。”薛聽雨說。“不現實,蘇傢的千金,那是金枝玉葉,說真的,就你哥那樣,真高攀人傢瞭,還想讓人傢做小,做夢吧。”葉皓軒搖搖頭。“所以,折騰去吧,他原本說好的下個月和妙善舉行大訂儀式,現在恐怕也舉行不瞭瞭。”薛聽雨說。“我還想著給他準備一個大禮呢。”葉皓軒苦笑道:“看來這一次是用不上瞭。不過我想你哥應該不至於去私奔吧。”“不會,要是以前的他,他會選擇妥協,但現在他的性格有變,他已經不是以前的他瞭,恐怕這一次他不會妥協。”薛聽雨搖搖頭道。